人间蒸发。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14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本章151上线,腿爸爸模式on


14

 

多年以后,手冢国光在日记中反省,他这样写道:

那时候的我,尚不知历史滚烫的车轮会行往何处,却先把自己的人生,活成了一出独角戏。以为环佩锒铛、粉墨登场,摆个亮相,就能撑起整个世界。孰不知命运诡奇而磅礴的力量,正要大刀阔斧地来,剥离我一切自我陶醉的悲情英雄的假面,将我炙烤在黄土之原。当人被摧垮的瞬间,他会重新审视自身的矛盾,再不能推诿于人。

命运,总与你心中一切想望热情洋溢地背道而驰,撕毁你的剧本。因为,它有更大的设计。

 

 

2035年7月21日,上午8点44分,迹部景吾和幸村精市搭乘的航班着陆于东京成田机场,完成长达12小时的越洋飞行。迹部在出口被司机接到,转交行李,在他的黑色迈巴赫前站了一刻,眯眼望向北方澄净明远的天。

“少爷,”司机山田深深鞠躬,“请您上车。”

“Atobe?”幸村从车里穿过来,推开迹部一侧的车门。

迹部从胸前口袋抽出墨镜戴上,自北向南扫视洒满金子的晴空。在骄阳耀眼的遮蔽后,他看见几个不同寻常的黑点。于此同时,第一枚哨兵向导双对应性电磁干扰炸弹,爆炸在东京塔第117号家属区。

 

迹部在车上接到电话,是忍足侑士。对方告知东京塔被轰炸,情形尚不明确,不可轻举妄动。迈巴赫急速转向,改航驶往最近城区,迹部幸村寻到一间有电视直播的酒店大堂。上午9点32分,NTV接入紧急播报,画面里,一片黑压压的无人机群经过东京塔上空。

“Yukimura!你现在立刻回去,组织伦敦巴黎柏林塔,紧急备战。”

“那你呢?”幸村拉住迹部的手,后者已不自觉站起。

“我要去东京塔,去找Tezuka。Yamada!”迹部呵叱司机,“送Yukimura回机场。”

“我不走!要走也是你走,”幸村也站起来,“我去东京塔。我比你擅长作战,而你,比我擅长主持大局。”

“听话,东京塔受袭情况不明,我不能让你冒险。”

“这次你听我的。”幸村双手压住迹部双肩,“不然我就打昏你再送走。真要打起来,你赢不了我。”

幸村说的不错,训练营时,四人之中,属他精神力最强,甚至一度获称“神之子”。

“好。”迹部沉吟片刻,倾上去抱抱他,“那你自己小心,保持好联络。我让Yamada送你,我自己打车走。一旦有Tezuka的消息,立刻通知。”

 

青春组在四分十七秒内完成集结。距离上午九点,还有三分钟。组长不二扫视众人,向导白石、Phantom、大石、乾,哨兵菊丸、海堂、加上自己,共计七人,若两两分成一组,则总有一名向导落单。这个Phantom,不知是来帮忙还是添堵。

东京塔全员调动,保护疏散平民,青春组接到的任务是守卫训练营至翌日正午十二点。许多孩子来自周边县市,此时放出归家,只会增加半途遇难几率,应当集中监护等候全员撤离。距离使命完成,还有二十七小时。

方法并不困难,只需哨兵向导两人一组,由哨兵观察附近天域,发现无人机再由向导驱散,炸弹投入周边荒野。造成问题的是分组本身。

不二叹一口气。“这样吧,Oishi Kikumaru,Kaidoh Inui,Shiraishi和Phantom各自一组,分别与我搭档。共计四组,每组两小时轮岗。”

“你会不会太辛苦了,Fuji?”白石道。

不二回答:“我是你们的队长,责无旁贷。”

“我一个人就够了,”Phantom道,“我不需要哨兵。”

“你需不需要哨兵由我来决定!”不二瞪他一眼,“我不管Ryuzaki将军给你多大自由,让你随心所欲为所欲为。在我队里,就要服从我的命令!”

“Inui是技术后援型向导,恐怕坚持不了那么久。”大石提出顾虑。

不二扫向乾,后者恰好低头错开视线。不二又打量Phantom:“既然你觉得自己够强,就多替Inui值岗半小时。Inui Kaidoh一小时半,Phantom两小时半,顺序是Oishi组、Inui组、Shiraishi组和Phantom组。都听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!”除Phantom以外,全员同声。

“Leader我先走啦!”菊丸攀着大石,朝不二挥手。任务中他会自觉改变称谓。

不二点头,冷锐的视线划过乾:“Inui,你有什么意见?”

乾贞治将不二领入单独房间,指了把椅子示意入座。不二心道,这是要长谈了。乾开门见山:“我认为你对Phantom那么独断,是错误的。”

不二向来重视乾的批评:“什么意思?你说清楚一点。”

“Phantom的数据你看过了,强得出神入化,我认为他确实像他自己所称,不需要哨兵帮助。你应该给他机会。”

“他是我队里的向导,我不想让他冒险。”

“你只是不相信向导能独自战斗。”乾的镜片反光雪亮,“你认为,哨兵才是主导,向导只是从属。”

不二皱眉:“你今天怎么了?平时你最客观中性,怎么今天尽是站在Phantom那边?”

“因为是你的观念有错!”乾重音强调,“你连试也不试,就否定他的作战请求。你认为向导一定要依靠哨兵保护。你轻视向导!”

不二坐着,仰头望乾。对方一米九几的个子,无论是坐是立,都会给他压迫。不二揉揉眉心:“我……我不觉得自己有那么想过……”

“可你的行为如此表达。”乾停顿了,仿佛在等待不二跟上,“不然你在明知他实力的情况下,为何不给他机会?”

不二一言难发,只听见乾的话语似一根钢钎,凿进他两边太阳穴:

“你口口声声说,哨兵向导平等,行为处事却并没给予相应的尊重。你缺乏自省。”

 

白石和手冢并肩走在训练营里。此刻是9点30分。大石菊丸已经站岗半小时,距离白石的第一次轮班,还有三小时整。

“你干嘛跟他呛?”白石踢散地上的小石子,“在这儿,他才是队长。”

“是你怕他累的。”手冢扬眉,“还以为你会谢我。”

“是嘞我谢谢您嘞!”白石一揖及腰,“但是,你这个臭脾气也得改,我真怕你把队友都得罪干净。”

手冢横他一眼。然而面具眼孔小,他只横到一片黑。“你只是不满意我惹他生气。你想让我低调,顺着他心意点儿。见色忘友。”

白石无话,低头又走了一段路,忽然听见一嗓:“喂!你们是青春组的人吗?我想和你们一起战斗!”

闯来一个少年,墨绿色头发,戴着棒球帽,大大的猫瞳忽闪忽闪很是灵醒。他扫过白石,定睛于手冢:“喂,你!你没有哨兵的话,就来当我的向导,我看得出来你是最强的。”

手冢踏出几步,在少年面前蹲下,微仰起头与他视线相持。“我需要考虑一下。在那之前,你得先告诉我你是谁。”

“Tezuka!你等等,你不会真的跟个小孩儿绑定吧?”白石摇晃他,“就算每天被秀一脸,也不要放弃寻找真爱!”

“你叫Tezuka?”少年瞳里流过一片净光,“我叫Echizen,Echizen Ryoma,是这个训练营的学生。”

“Echizen Ryoma——”白石沉吟,“你和美国加州WUS塔的Echizen Ryoga什么关系?”

“那是我哥,我从美国来,等训练营毕业了,就带着向导回去打败他!”

“我叫Phantom,不是Tezuka。”手冢边说,边警告白石一眼,“Echizen,你不要当着人面那样叫我。”

“Phantom一听就是假名!”越前毫无预警,骤然伸手去揭手冢假面,被冻结悬停在一寸之遥。越前挣不脱,急得直跺脚:“你放开我!”

手冢充耳不闻,将越前的腿也冻住。“你很聪明,我迟早瞒不住你。没错,我是在隐藏真实身份。但你也有需求,所以我想,我们可以交易。”

“你替我保密身份,”手冢缓缓立起,仍与越前对望,“我可以做你的临时向导,带你参观战场。不然,杀你灭口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“你别想吓唬我!”越前笑得明朗,“你若是杀了我,自己也跑不掉。放开,我们成交!”

手冢撤销控制,放任越前在他面前舒筋展骨。白石捏他的手背:“你疯了?真要带个小孩儿,还嫌Fuji被你气得不够是吧?哦——我知道了,你嫉妒他吧?他把你的好哥们儿抢走了?”

手冢飞给他一个“有病吃药”的眼神,大半先折在面具里。“你不先说漏嘴,我犯得着?”蓦地向后疾闪,捉住横于目下的一条手臂。“Echizen,你就这么想看我的脸?”

“不行吗?你现在可是我的向导。”

“不行。”手冢甩开,越前踉跄几步险些跌坐在地,手冢道,“等你什么时候打赢我了,可以。”

 

午餐集合时,不二冷一眼矮个子哨兵学生,将Phantom拽走。

“你想好了,真要带着个孩子?”不二停驻在无人的院落。

手冢以为他要大发雷霆,伸缩头都是一刀,早做好心理建设,没想到气氛温和。“是你说我需要哨兵的,队长,我只是服从命令。”

不二向他低头:“早上是我的错,我道歉。你不是普通的向导,下一次我会考虑你的意见。现在,去把那个孩子送回去吧。”

一蓬奇异的刺痛在手冢心头张开,忽然之间,他前所未有地举棋不定:“可是现在……已经送不回去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不二语调拔高,几乎再度发难。

“私事,”手冢摇头,“不足为外人道。”

不二快走起来,一拳砸在廊柱上,又就着脚边台阶席地而坐,深深吐一口气。他在发呆。此刻是11点50分,再过四十分钟,他要换班了。

手冢再迟钝,也看出不二是受了委屈,揉着心口追上去:“Fuji,先去吃点东西,Inui要回来了。”

Inui,真的不想听见Inui。不二奋力摇头:“我吃不下。”

“你怎么了?”手冢在他右边蹲下,左手——惯用手,几乎就要落在那一头柔软的蜜色发顶,然而忍住了。“和我说说吧。”

“你有没有觉得,我很不尊重你?”不二扭头,神色复杂地看他。

手冢不着痕迹地收回手臂,摇头:“是谁这么说你?”

“Inui。”不二错开目光,一时不敢对视,“他说我……否定你独立作战的能力,是看不起向导。我可能真的把哨兵地位看得过高。这样的我,和Tokugawa Masamune还有什么差别?”

“差别在于,他永远不会认为自己错了。这样的你,和他有哪里相像,嗯?”

不二把头沉进膝盖里,仿佛在吸收他的信息。

“Fuji,”手冢叹一口气,“你觉得,Inui是怎样的人?”

Phantom问得奇怪,但不二还是回答:“冷静理性,思考深入,是团队技术支持和道德监督。青春虽然由我制定战术,但关系到人伦层面,能做不能做,很多时候要由他审查。你知道的,打仗的时候,需要有人保持良知。”

良知。手冢在不二身边坐下,伴随他的目色,将视线拉至穷极。训练营地处边缘,抬眼即是青山。山那头,是普通人的世界。

“怪不得,你会因为他一句话就否定自己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手冢凝望不二,这回,他真的揉了揉他的头发。“Inui是一个纯粹后勤式的向导,攻击、防御、误导、控制力都不强,他更擅长通信、探测、研究、和逻辑思辨。在黑暗哨兵统治下,这样的向导最受伤害,所以对于平等,他比谁都敏感。有时候——太敏感了。”

“攻击说话者来替代攻击他的话,使自己成立,你们向导都会用这种引导舆论的招数。你只是想安慰我,”不二笑着摇头,“但这次是我错,我不会上当的。”

“你听我说。”手冢扶过他的脸,“我本人,从来不曾感到被轻视。我只觉得你在关心我。向导,大多数时候确实需要保护,我是不一样,但你也不够了解。你担心我受伤害。我也是第一次知道,你是这么温柔的人。”

不二眨眨眼皮,那里有些热涌。

映着日光,Phantom虹膜的棕色发金。不二恍惚了,蓦地伸手,触在冰冷的面具上被捉住,才骤然抽回,夹在腹部同大腿之间。“抱歉,我刚才,忽然有种冲动,想看你的脸。”

手冢在面具下微笑,今天这是第二人:“不行,我长得丑极了,会让你失望。”

“我不是那方面的意思!我只是,想看看你,了解你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手冢二度拒绝,“等你看到我的脸,就会……会再也不想理我,也不想和我说话!”因为我骗了你呀。

“我Fuji Syusuke对天发誓!”不二竖起手掌,“无论何时都不会不理Phantom!好了吧,可以让我看了吧?”

不二扑上去,手冢躲闪,拉拉扯扯数次,手冢索性将对方裹住,锢在怀中。手冢附上不二的耳边吹气:“求你了,别看。”

不二一个激灵:“不看就不看嘛,你求我做什么?快点先放开我。”

手冢松开手臂,缓缓将不二推出怀抱,趁机摸了他圆滚滚的后脑勺。那儿瞧着可爱,手冢觊觎良久。

不二瑟缩一下,忙护着后脑,蓝眼睛迷茫透着警觉,像只受惊的小动物。

“去吃饭吧,要换班了。”手冢含着笑意。

“哦。”

 

“Fuji!”恰在此时,白石的嗓音传来,他一溜小跑。“你怎么上这儿来了?我给你盛了便当,边值勤边吃吧,时间已经到了。”

不二离开前,颔首向Phantom致谢。手冢笔直站着寸步未移。白石擦过他时,没转头看他一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手冢·心疼不二·使尽浑身解数安慰不二·国光,今天也被白石抓包了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白石心之呐喊:说好的没空谈恋爱呢!手冢国光你这个大屁眼子!!

从这儿开始我都不敢打白不二tag了

另外作者12.27搬家,最近打包行李搬东西,又有一段时间不能更新了,大家见谅

评论(19)
热度(25)

© 消失的枸杞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