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蒸发。

【冢不二】余烬(ABO,R18)

本篇石墨文档已挂,想看的姑娘请私信我邮箱吧

以及收到邮件后请回·复·,作为基·础·的·礼·貌·。


弃权声明:我不拥有其中任何一个角色,他们属于彼此。

排雷说明:最近欧美同人看的有点多,文风很皮。
本文主体部分系ABO设定下A与发情期O的H,遣词露骨,情节羞耻,人物行为放浪,请斟酌接受能力后食用。如遇不适请尽快点叉。

其它声明:本文系 @Penny.FS 太太职网文《同归》衍生,一切职网相关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比赛进程、比分、赛事设定、手冢职网成就设定等,全部来自Penny...

冰雪裁衣想先……放一放,想这样,一口气写完后直接修改发二稿

其实小说创作本身就不是个初稿能发出来给人看的过程,如果对这件事情足够严肃的话。

陪我玩到现在的姑娘估计都发现了20章以后更新超级慢,因为有些线该收了,另外一些剧情线穿插着展开,然后发现有些前面埋下的线收不起来了。

有些姑娘甚至怀疑白石下线后这个文该完结了,老实说这个看法很有道理的,白不二线一收,再展开主线剧情,我写着写着自己都发现,白不二线跟主线剧情没太大关系。如果这个文是初稿完成后,在初稿基础上再创作,第二遍稿我多半会把白不二感情线整个砍掉,它跟主线就是关系不大。

啊,可怕啊!想要写长篇就是很难的,能写出来一整个长篇的姑娘都太厉害了!

而且也是心态又成熟了,不那么急着一写出来就想给人...

【冢不二/忍迹】冰雪裁衣 25

哨兵向导paro,冢不二向哨,忍迹哨向

这章写了超!级!多!遍!手稿三遍码成电子稿又是一遍,要求有回应啦不然我要闹啦!

友情提示含手冢&迹部友情向情节,对这两人任何互动都过敏的大佬请慎

(不是,我们来平心静气地讨论,要有人觉得这里超过了友谊的边界,那也可能是我拿捏不准确,没关系可以商量着改啊2333


25


手冢国光将忍足吩咐出去,剔了剔手中的棉棒,浸入清水。白棉头咕嘟嘟吸胀了,像团风干的思绪在水中泡发,伸出纤长游丝,将人网住,强词夺理地死缠烂打。

手冢换一口气,那团棉絮好似塞住他胸口,呼吸间窒闷无比。

“Oshitari出去了,我给你上药,”手冢挽起袖...

【冢不二/忍迹】冰雪裁衣 24

哨兵向导paro,冢不二向哨,忍迹哨向

被一脚踹进主线剧情的一章,好久没更新了防止遗忘,给大家做几个回顾前文的方便通道:21  22  23(做得非常随便喂


24


不二周助在下弦月里苏醒。

他睡在灼热漆黑的土壤。

身下一无所垫,触手尽是粗粝的土坷,又很烫手。天空像个炉膛一样彤彤地闷烧着,焦糊气味刺得他想打喷嚏。明明是夜,四围却被喷薄岩浆的火山映红照亮。他起身四顾,年轻枯瘦的身躯在他身后三三两两抱剑倚靠着。都睡去了,看上去酷似油画里,惟妙惟肖染上三分活人气息的死物。

脑海里渐渐浮现出自己是谁。

手冢披着一袭白袍朝他走近。苍...

感慨一下世界充满战争。有人的地方,就免不了有争斗呀。

周末更冰雪裁衣❤️

冢不二,ABO设定一辆车,《余烬》开头部分,这会儿也就能扣着手机随便写写

Penny太太《同归》的衍生篇,取她12节不二给手冢当球童的剧情往下走,飙车上高速,期待你们发现标题的猫腻

还没完成就不打tag了,全篇估计得我治疗告一段落再发。上来就是给lof扫扫灰,跟大家打声招呼,这颗枸杞还活蹦乱跳大家放心哈23333

我明明是正经人,愣是被你们Penny太太的脑洞日成pwp写手

提前预告,如果我能年关附近恢复更新,要开的怕还不止这一辆车( 捂肾

【冢不二】国光今天回家了吗?00-01

今天玩旅行蛙了!听从小伙伴的建议给蛙起名叫国光,笑到半死!

写正剧的间隙随手打打,娱乐自己,一篇绝不认真的文

无营养流水账,不二子养国光纪实文学(大雾

薛定谔的结局,薛定谔的更新,拉到最后有福利(别信


00


不二周助内心是拒绝的。现在,依然,是拒绝的。恨不得把手机顺窗户抡出去那种拒绝。

幸村白他一眼:“你会爱上它的。”

不二微笑。

“养蛙就算了,你让我给它起名叫国光?搞得好像我真有那么在乎他一样。”

“哦,”幸村皱眉,“那我给我的起名叫国光吧。”

“你敢!”不二轻咳以文饰,“那个,我是,替你家Sanada说的。你那只名叫弦一郎吧?”

“怎么会呢?”幸村...

【冢不二/忍迹】冰雪裁衣 23

哨兵向导paro,冢不二向哨,忍迹哨向

文前提醒一句,本文年龄私设迹部26忍足19,忍足会显得孩子气一丢丢

有非常轻微的迹部单箭头入江叙述,避雷慎入

今天是作者的十七岁生日呀,更新庆生,请大家祝我生日快乐~


23


迹部景吾沿着深绿花茎,将倒刺削去了,留下一路椭圆形甲虫样的白癍。植物的酸涩味扑鼻而来,他禁不住打个喷嚏。坐在对面的人同这晨露玫瑰一般雍容潮湿,拿书掩着嘴笑:“Tokugawa都攻下了东京塔,你还在这儿插花,可真有闲情逸致。”玫瑰花香更郁婉了一些。迹部将茎修短,插进基座。“人事都尽了,着急有用吗?本大爷又不怕他们。”

深红的一朵向迹部微微垂头,娇瓣欲开还...

【冢不二/忍迹】冰雪裁衣 22

哨兵向导paro,冢不二向哨,忍迹哨向

情话腿上线,OOC严重,非常严重!可爱是他们的,OOC都是我的!你们别因为OOC挂我就行!!


22


究竟,是从哪里开始出现裂缝?整件事情,仿佛溃于蚁穴的千里堤坝,究竟是从哪里崩开第一条裂口?手冢国光拧亮台灯,手指微微打颤。

钢笔的尖锋赛刀锋,批大郤,导大窾,技经肯綮之未尝[1]——若能如庖丁解牛般使他心头的困顿謋然崩解,如土委地,岂不善哉?他抽出一本泛黄的笔记,手一颤,啪地拍在桌上。笔记封面两团墨滴瞪着他,一大一小,是两只眼。

手冢按一按睛明穴,又握握拳头,舒缓僵硬的手指。他的心被悲伤占据着,已经不能思考。要分析事情始末,唯...

【冢不二/忍迹】冰雪裁衣 21

哨兵向导paro,冢不二向哨,忍迹哨向

本章……剧情劲爆,脑洞奇大,行文晦涩,人物有OOC,腿子可能让我写腹黑了Orz轻拍,轻拍

注释非常长但建议大家看完,帮助理解,这章真的晦涩,作者放飞自我

有敏感词,先试试夹带一个繁体字能不能发吧


21


手冢国光把全天星座图撕下来,卷成筒靠在灰蒙蒙的墙角。关了灯,独自蜷缩在黑暗里。走到门口的手冢国风折返。

国风捡起星座图,就着月光铺展,拇指飞快擦去飞马座一点白色的墙灰,捻磨细小的颗粒,少顷又擦净南鱼座。一时间都不言语。有什么像缓慢流动的冰川,在二人间滑行,濒临高百仞的冰裂。

国光腾地起来。

他捏住星图一角,抖出细小的爆裂...

我他妈的!

我就是不明白,一篇文因为受方前期单恋攻方而受虐,底下一堆回复说求be,求作者狠狠虐攻,求作者把攻虐到崩溃的人,都是啥心态?你们真爱这个cp?受方毒唯能麻烦不拉我家攻方黄瓜不?原作好男人那么多,麻烦别动我家心肝,或者你们真觉得他好要拉他黄瓜,就别把他写那么渣啊?成不成?成不成?成不成?咱对原作角色还能有点儿尊重了不?

有毒!有毒!有毒!!

见一个拉黑一个绝对没商量。

啊我也想玩这个!好像很有趣,有人陪我玩吗!

漫三少一时兴起:

有人玩吗?可以帮老年人回忆一下哈哈哈哈哈

是个猫派一叶知蓝:

有意思的更風,有人要玩一下嗎?

落雨大 水浸街:

有人来吗~

君子爱财🐒:

如果有的话……!

十四舟:

华青鹰:

我也想玩这个!

兰若望:

跟个风 虽然我觉得大概不会有人问_(:з」∠)_
anyway,提问是开着的,欢迎移步提问区匿名不匿名提问(ฅฅ*)。当然提问区也可...

【冢不二】冰雪裁衣平行番外:月满洞庭(R18)

一辆镀金南瓜马车,过了12点变回南瓜的那种23323

正文目前20章总计7万余字,居然还没开车??这不符合我的一贯作风!!!

搞个平行番外,向导攻哨兵受,设定在正文结束后冢不二夫夫同居,以后哪里与正文设定矛盾均以正文为准,大家就当冰裁的平行世界吧


上车前推荐熟悉一下这首词:

念奴娇·过洞庭

宋·张孝祥

洞庭青草,近中秋、更无一点风色。玉鉴琼田三万顷,著我扁舟一叶。素月分辉,明河共影,表里俱澄澈。悠然心会,妙处难与君说。

应念岭海经年,孤光自照,肝胆皆冰雪。短发萧骚襟袖冷,稳泛沧浪空阔。尽挹西江,细斟北斗,万象为宾客。扣舷独啸,不知今夕何夕。...


愿我所写的每一个字都可以放在阿努比斯的天平上称我灵魂的重量。

【冢不二/忍迹】冰雪裁衣 20

哨兵向导paro,冢不二向哨,忍迹哨向

又是作者脑里有无尽黑洞的一章,敬请参观

本章涉及少许迹部单箭头入江,预警


20


不二周助做了一梦。

醒来好似万千星光悬着丝线吊在他上空一尺,晃晃脑袋,就扑簌簌坠落全身。光明炫目,看什么都因为过分清醒,反带着三分醉意。他跌跌撞撞摸到了座椅。

“Atobe呢?”

忍足正在用那双银质刀叉切割。不二看不太清,他在切什么,听动静只觉得是在切割自己耳鼓。

忍足终于赦免他的耳鼓,回答:“他一早就有客人,不和我们吃早餐。”

“哦。”

低头瞅见荷包蛋,就像个眼,一瞬不瞬突着不二死盯。

蟒蛇的眼。

砰一声天旋地转。不二再度清明时,...

随手写写

《冰裁》马上进入二十章了,开始觉得倦怠。

这篇文最初带给我的欢喜痛苦都变远了。

最初一半觉得有趣,另一半也是为了取悦别人而写的作品,在过程中历经内心熬炼,到今天似乎水平如镜。很难形容我现在究竟怎样一种感受,也许感慨惆怅多一些。我觉得人的大部分行为,都可以看做向他人求爱。但是一再熬炼,快感也好痛苦也好,渐渐累积,最后都变成痛苦。然后你会放弃这种求爱方式,为了从痛苦中解脱。为了从痛苦中解脱,你也要从快乐中解脱。

第一次悟到这一点都是好几年前了,由是明白了佛教为何说万事皆苦。你所得到的快乐,始终不过是痛苦的一只右手。攥着这只手不放,你就会把整个痛苦的身躯从水底下拉出来。

我有个老师说,成功是...

【冢不二/忍迹】冰雪裁衣 19

哨兵向导paro,冢不二向哨,忍迹哨向

特别感谢 @Penny.FS 太太给我弹了一段即兴钢琴曲滋润我干涸的灵感源泉,没有太太就没有今天的更新惹QAQ后半章举凡有感动到大家的地方都是太太曲子太好听,先感动到我,持续为太太打call!

本章脑洞奇大无比,还是那句话,看完不要打我!


19


忍足入室时迹部正在小睡。他捏着手脚,将托盘卸在桌上,靠往沙发边伸手探一探额头,又摸摸自己的,温度差别微乎其微,这才松一口气。昨晚,迹部景吾发烧了。

他折回桌前,水犹是温烫。医生开了冲剂,迹部在睡,便也没必要着急泡开。私心里忍足希望迹部多睡一下。过去的两日,他几乎不...

【冢不二/忍迹】冰雪裁衣 18

哨兵向导paro,冢不二向哨,忍迹哨向

带个写文时的BGM:Claude Debussy: La mer - III. Dialogue du vent et de la mer

忘了我想说啥了,啧啧啧

哦对想起来了,你们看完不要打死我,也不要放弃这篇文啊哭唧唧


18


他们必经过这地,受艰难、受饥饿;饥饿的时候,心中焦躁,咒骂自己的君王和自己的神。仰观上天,俯察下地,不料,尽是艰难、黑暗和幽暗的痛苦。他们必被赶入乌黑的黑暗中去。[1]


德川政宗来了。

幸村临风而立,嗅到远方传来的铁腥味,云上罩下死亡之影。

“黑暗哨兵来了。”幸村向身后。龙崎堇...

【冢不二/忍迹】冰雪裁衣 17

白石暂时下线,忍迹上线(含少量迹部单箭头入江),我们改个标题

哨兵向导paro,冢不二向哨,忍迹哨向

特别感谢 @Penny.FS 太太帮忙参详政治局势,保住东京塔1.2万哨兵向导家属,1.2万家属谢太太救命之恩!

如果我把普通哨兵向导写成奇幻哨兵向导你们还会爱我吗吗吗吗吗?


17


伦敦时间7月21日下午六点,东京时间7月22日凌晨三点,距离德川政宗预告的第二轮轰炸,还有七小时。


忍足侑士甫一进门便揪了电话线,沙发上的文书扫成一叠,毛巾拂去真皮坐垫的尘屑,向身后:“你得睡一会儿。”

自从东京塔被袭击,迹部景吾,已经连续18个...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16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我尽力了,尽全力了,就酱,请食用(鞠躬


16


越前龙马走失时白石藏之介发现,他与不二间的连接消失了。


夜间十点半,白石同越前结束站岗。晚风细腻地漏过指缝留存不住。因中了手冢的魇,越前哈欠打得接天连海。远山的不明车队也已确认是幸村来援。不二忍俊不禁:“Shiraishi,你送他回训练营休息吧,要转移了。”不二和手冢正在值勤。

白石疑惑不解:“送去哪儿?我可不知道他在哪个班。”

“33级哨兵1班,Yokoyama老师。”不二半嗔半笑地刮他一眼,“你们把人掳回来轻松,老师找上门时,可是我在对付。”

手冢低声道歉那当口,白...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  15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没办法直接改图片,这里备注一下,时间轴同一修正为2035年!2035年!不能是2034,不然要出bug啦!

顶着搬家debuff的我来更新了,需要一朵大红花来表扬我

不知道有啥敏感词,居然会屏蔽,给大家弄个图片吧

微博外链备份点这里

以及,政治经济军事新闻啥的我一概不懂,纯属瞎写,敬请批评指正

十四岁时,我爱上的这位少年,品行极为高洁。

精确到一句话,我究竟想表达什么

写完14我才明白,或者说是边写边明白的
理解比判断对错更重要。

你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理解他人的基础上,又将继续为更深刻的理解服务。理解这一切痛苦和爱恋,自然会为你指明出路。他们可以判断对错,可以践踏,可以追求。但你必须明白,理解,比判断对错重要。


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。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,与我们一样。(希伯来书四章5节)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14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本章151上线,腿爸爸模式on


14


多年以后,手冢国光在日记中反省,他这样写道:

那时候的我,尚不知历史滚烫的车轮会行往何处,却先把自己的人生,活成了一出独角戏。以为环佩锒铛、粉墨登场,摆个亮相,就能撑起整个世界。孰不知命运诡奇而磅礴的力量,正要大刀阔斧地来,剥离我一切自我陶醉的悲情英雄的假面,将我炙烤在黄土之原。当人被摧垮的瞬间,他会重新审视自身的矛盾,再不能推诿于人。

命运,总与你心中一切想望热情洋溢地背道而驰,撕毁你的剧本。因为,它有更大的设计。


2035年7月21日,上午8点44...

假设,我是说假设

假设冰雪裁衣的剧情下章开始一路狂飙,你们还会不会爱我?

腿子的心理活动已经行差踏错了,把日子过成了一幕独角戏,正是命运大刀阔斧摧毁他的好机会

下章开始狂跑剧情,你们会不会打死我23333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13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修罗场上线


13


白石藏之介从头梳理线索,终于醒觉,他和不二互相将对方蒙在鼓里。

不二最初对手冢扮演的Gabriel产生好感,又害他受伤,愧疚中试图接近,便向龙崎索要信息。而龙崎堇正思虑送离手冢,忧心白石去向,于是顺水推舟将不二引向他家门前。不二不疑有他,兼见白石伤势,便认定他是当初施以援手者。殊不知白石受伤乃是为了唤醒爆炸后昏迷的手冢,强行抓取意识而遭反咬。

真相大白。

白石踢开冰箱,抽取一瓶苏打水,拧下盖子在手心里抛接。这儿是十七塔区,青春组驻扎地。由于哨兵禁沾烟酒,公共休息室里不放置任何酒精饮品。

难得他想要麻痹...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12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答应的今天更新,剧情线清晰起来,进来的角色也变多了,见缝插针谈恋爱

全世界都在找手冢国光.avi


12


幸村精市走下飞机。

灰色的跑道向远处延伸,两边铺开才修剪不久的碧绿草坪。无论在哪个时代,一块时常修剪维护的草坪都是宅院主人身份地位和财力的象征。只有你的园丁知道,这些纤长无害的绿色小家伙们疯长起来有多难搞。

这里是地处伦敦的迹部祖宅。


幸村披着朝阳,几乎耐心耗尽,才终于走进晨光里熠熠生辉的洁白城堡,在巨型立柱切割的光幕间移步换景。迹部祖宅占地总面积1.1万平方米,是威斯敏斯特宫的三分之一。后者原为英国...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11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来,跟我一起大声念,手冢和白石是兄弟

修罗场预告


11


白石藏之介格下这一拳。体力流失,他的速度开始变慢。

敌方腰身为轴提腿侧踢,白石重心在右,左边空门大敞,被狠狠劈在腰上,脚一软跌飞出去。

红色警灯又一阵尖锐蜂鸣。对战假人收身,宣告白石失败。白石趴在软垫上气喘如牛,护具的皮革腥膻刺激喉咙,灼热刺痛。他还想打。

脑海中的画面依然挥之不去。


不二将敌人哨兵折断四肢,丢在角落里。一手举起死亡后勤的照片,另一手,从海堂薰处接过烟头,对比图像,小心烙在哨兵身体。

皮肤烧焦的臭味类似毛发。白石想阻止他,被...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10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前排带矫正小伙伴 @阿闹 出场,谢谢阿闹帮我试读订正,以及提供反派姓名

本章桃城橘杏bg、忍迹出没


10

马路像死人的血管停止流动。

橘杏自侧门潜出,沿两间门店的夹缝向深处游走,翻墙进入寿司店北部的居民区。

小区东边紧贴马路,西侧是个便民超市,附带地下停车场。寿司店南边,马路对岸,是一座公园。杏选择首先占据居民楼的房顶。

高地更加有利。

路途遭遇几个便衣军人,轻而易举通关。当橘杏放下手掌,完成对两名军人的深度催眠,桃城脚边已横七竖八躺了一地身体——或者尸体,也说不准。

居民全数清空,敌人又不敢冒险在此处埋伏...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09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本章桃城武-橘杏夫妻出没,乾视角出没,为何我觉得有点无聊Orz

正式进入剧情线


09


乾贞治挂断电话,左眼皮跳个不停。清晨他发现惯用的工作笔记只剩两页纸时,便开始心跳加速。适才电话中桃城与海堂异口同声大叫不好,能让这两人达成一致,情况必十分危急。

桃城武、海堂熏和和平不会出现在同一空间,这句话应当被写进物理教材。

河村隆失踪。


乾贞治赶到河村寿司店时现场秩序井然,看来,不二已经到了。青春队长不二周助乍见之下温文尔雅,逢人面含三分微笑,实际是个狠角色。他在的时候,群体工作效率上升十一个百分点。

乾贞...

© 消失的枸杞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