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蒸发。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02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本章白石上线,有白不二对手戏

注意本章全部加粗字体都是白石家幼驯染搭档的脑内传话,我不要白石不要不二,只要他家那个不露面苏炸天的搭档,好不好啦qwq

文内称呼Sengoku=千石Ryuzaki=龙崎Fuji kun=不二君,其它罗马音大家应该都知道吧?



02

白石藏之介抹一行汗,撑着沙发背站直,短短数分钟体力劳作回馈他又一波晕眩。山吹小队的幸运千石坚称改变家俬布置有助于伤情复原:“将客厅沙发从东南角移到东北,每天坐两小时,你的伤很快就好。”

过往经验背书说,千石总是对的,即使你看不懂他的原理。白石怀疑这只是为了减少他躺在沙发上时受太阳直射。

你应该躺下休息,搭档冷清低沉迷人性感的声线在他脑内响起,如果这种毫无意义的风水调整是Sengoku所坚持,他就该来替你搬。

“我也得活动活动筋骨了,以免自己好像一个废人。”白石忽然变了脸色,“啊,Partner,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无妨。

令人窒息的尴尬,白石恨不能把这条快过大脑的舌头揪了做烧烤。他的搭档因为少年时一次同组前辈的恶意伤害,已经卧床养伤很多年,假设他不是一个向导,恐怕会全然无事可为。

还在自责?我说了我不介意。

“你不要随便探听我的思想好吗?社交礼仪!”

那边迟疑少许。好吧,我道歉。可你……全部都写在脸上。

 

门铃响时白石还在忖度最巧妙的回击方式。他抽出精神触角,向门外查探一番。

Fuji Syusuke,他怎会在这儿?

不愧是搭档,默契满分,问出他也最在意的那个问题。不是“他来做什么”,是“他怎么可能会来”,白石藏之介的住址够得上国家机密,毕竟是手底王牌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

别。如同有手按在他的肩膀,一份令白石感到心安的重量落下。我来。

 

这位搭档真是保护欲过剩。

白石抵着阳台的单向窗远望,来人眉目含情,笑如春风剪柳,一飒转身便飞絮团团胜雪,真是一副精致骄人的面容。身为龙崎麾下的第一哨兵,却谦恭地垂下颈项,藏入拳心的拇指泄密了低姿态和紧张。白石藏之介同样是向导,善于察言观色,细嗅人们释放在空气中情绪的暗潮。那是愧疚之气,夹杂一缕忽隐忽现的,如同半熟梅果般青涩微酸的欲望。他是来道歉的,以及……寻找……

“Honey,让他进来吧,”白石顿了顿,“反正,躲也躲不掉。”

什么?他的搭档向来排斥亲密称呼,看来是脑子当机了,也没追究何谓“躲不掉”。

“Ryuzaki老师之前告知我,Fuji Syusuke因为任务中的任性害Gabriel受伤,非常愧疚,会来向我道歉。这两天昏昏沉沉,一时忘记了。”

你情绪不太对,Shiraishi,那是实话?

白石耸耸肩。他的搭档对旁人情绪极迟钝,偏偏待他最敏感。“好吧,是我猜的,Ryuzaki老师没说什么,但我赌八九不离十。”

由你。

庭院的栅栏门应声而开。

“你对物体的远程操纵总是令我惊讶,Partner。”

对面迟疑数秒。

承蒙厚赞,不胜感激?

 

白石并没有全神贯注听不二讲话。他分神思索,愈想愈觉测不透龙崎心意。

他从不二处得到证实,确是龙崎堇透露信息。七年来尚是头一次,龙崎允许外人靠近他。老师的深心向来难度,但综合不二身上读到的欲求,他有理由相信,龙崎有意撮合他成为不二的向导。

但这无法接受,因为白石不是没有搭档。

他同他的搭档认识几乎二十年,一度在睡梦中,他会分不清楚何者为对方,何者为自己。

十二岁前的那人也有相同感受。搭档觉醒很早,幼小的孩子无法顺畅表达,他被发现具有向导能力时是七岁,转变于何时则无据可考。

那年夏天在塔外围的家属生活区——白石出生于此,搭档被带往接受夏季短暂的自控力培训——早早觉醒的孩子捧出量子兽给白石,一只眼神清灵的狐狸幼崽。白石想要抚摸,手指却穿过去。日后的搭档为了安慰彼时失落的白石,与他全面接通了精神领域,初衷只为让他能够抱起这只小动物。数日后,白石向导觉醒,半夜高烧,三个街区外的搭档惊梦,喊起大人跑到白石家门前大叫,被吵醒的白石父母这才发现儿子正陷入急症反应。

急救室的红灯闪了一夜。

翌日清晨,白石父母顶着黑眼圈把熟睡的孩子抱回家,同时得知小孩是受人诱导,提前分化。为了平稳过渡,需要诱导源与他同居一室。于是搭档整个暑假都寄住白石家。

后来,应对方家人的要求,搭档回到普通人的世界读完小学初中。白石十三岁真正觉醒之日来临前,受搭档影响和保全的他,与那人共享了一切思维感情……

 

“Gabriel先生……”

“Shiraishi。”白石尽力友善地微笑。不二面前茶碗已空,但他不再添,他想要送客。“再正式地说一遍吧,虽然你一定早就知道了,我的名字是Shiraishi Kuranosuke。如果要做朋友,叫代号太生份了。”

“那么,Shiraishi,”不二向他伸出展开的右手,“我有这份荣幸能和你成为朋友吗?”

太会说话。

白石浅浅叹气。即使可能带来他所拒绝的改变,对于不二周助,他也讨厌不起来。他离开沙发靠背,身体前倾,想回应这个握手邀请。陡然间一阵旋转击中他。白石浑身脱力,手臂下坠,身体径直砸向地板。

哨兵卓越的反射神经使不二接住他。

一路光火。

白石感觉浑身神经元在爆炸,突触刺入空气滋滋作响。不二与他的触丝短兵相接,几秒内交换了数亿比特信息量。他将不二从清晨漱口水的薄荷味到午后甜点的微沙口感全部读出,他知道,不二同在速读他的。

空气里交缠着正逆方向的细腻涡流,互相噬咬、吞并,此起彼伏地绽放星光。

白石深吸一口气,握住不二的腕。

错乱的神经元一瞬归整,触丝横排纵列,编织成网。

兀然被弹出的不二满额细汗,脸色潮红,呼吸急促。他不敢再懈怠,迅速将白石身体扶正,起身疾退数步,释放距离。

退步时撞翻了坐过的椅子,轰然一声巨响。

不二低下头,匪夷所思地反复检查双手。

 

“不要紧,Fuji kun,”白石首先打破沉默,“是我伤还没好,自我防御薄弱,这,不能怪你。”

不二送来探究的目光。白石这才发现,他有一双宝石般莹莹的蓝眼。

“即使是你的伤,我也……”

“你也不需自责……”白石声音低下去,“不怪……不、不能……”

不能睡啊。

白石悬浮在黑暗里,黑暗诞生婴孩,双手包拢住他。他的躯体细化成沙,凝聚不住,散开在婴儿柔软的掌心。一份温暖触感降落眼睑,有人在他耳边低语。

你累了,睡吧,我送他出去。

你别……暴露……

放心。我做事情,还会失了分寸吗?

评论(4)
热度(29)

© 消失的枸杞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