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道得从心死后,此身误我在生前。

【全职高手/全员主喻黄】妖怪看剑!++Story01++(上)

都市除魔师设定,大概会写成单元故事。

虽然是除魔背景但更想写一点生活琐碎,大概就是一群除魔师的工作与恋爱日常。

喻黄主,其它CP心证,于锋大大联盟第一直男。

喻黄开场即是明确的恋爱关系

绝不狂霸拽酷炫,日间流水温馨碎屑向。

大型猫科动物卖萌谨防误伤

又名喻文州大大的养豹日常。

OK?

Go!



++Story 01++ 悲叹之狮(上)


“少天,起床。”

喻文州呲一声拉开窗帘,明亮的阳光慷慨涌入,照着床上鼓起的一个棉被包格外显眼。

喻文州估计着屁股的位置,在棉被包上拍了两下。

“少天。”

棉被包打了个滚,翘起的一角露出一只毛茸茸金灿灿的耳朵,然后是一双阴影中闪着绿光的铜铃眼。

喻文州一字一顿:“少、天。”

黄少天嗅到了生气的气息,抖抖身子,棉被滑下露出脑袋,眯起眼睛不满地瞪向喻文州。他很累,看在老天的份上,他刚刚忙完一周累到必须变成豹形来维持体力,吃吃睡睡宅了两天,现在仍不太有精神。

“起、床。”喻文州把被子掀到一旁,露出金钱豹优雅矫健的身躯,皮毛金黄油亮熠熠生辉,慵懒伏卧的姿势也让人无法忽视肌肉中隐藏的爆发性力量。

“宋晓今早打电话说又有了委托案,我要去现场调查,不想被反锁在家里的话就马上起床,我数一、二……”

豹子黄少天打了个滚,虚晃一招,又重新卧下把下巴搁在两只前爪上。

“三。很好。”喻文州俯视着一心与床单长相厮守的大型猫科动物,“那我走了,早点在餐桌上起来自己填饱肚子,晚上我若回来晚了就自己先睡,不用等我。”

喻文州正要转身,一只爪子啪地拍在他大腿上。黄少天高昂着头,站在阳光里,油光水亮的皮毛像镀金了一样晃眼,生气盎然朝气勃发膨胀到尾巴尖,哪还有半分睡眼惺忪的样子。

黄少天甩着尾巴跳下床,踩着轻快的步子溜进卫生间,一阵水声过后,出来一位脑袋滴水浑身湿气氤氲还裹着浴巾的俊美青年。

“醒了?”喻文州抱臂靠在床边,微笑,好整以暇地看他。

“醒了醒了醒了,再怎么想睡被队长你又喊又拍又掀被子的也该醒了,不不不我不是说你这么做有什么不对……不过宋晓怎么一大清早就打电话扰人清梦,理想呢抱负呢光辉伟大的革命友谊呢,该不会我那天多偷吃了他两个虾饺他就记恨到现在吧,不像啊宋晓多么五好三有无私慷慨乐于奉献一个人……”

黄少天一边碎碎念一边甩开浴巾,披上衬衣系了几颗扣子,一开始一跳一跳地满地找内裤。饶是喻文州也看不下去了,递上换洗的内衣外裤,把人拉到面前帮忙,两片衣襟一对,却发现就系了两颗扣子还错位,一言不发开始解。

解着解着就笑了:“你急什么?”

黄少天耳朵微红,夺过衣襟开始收拾自己:“我这不是怕你等不及吗你一副日理万机耽误不得随时要走的样子。”

“我不急,你慢慢来。”喻文州放下手,“我去打包早点,给你带在路上吃。”

 

蓝雨是一支除魔战队,驻地G市,喻文州黄少天是蓝雨的队长和副队长。

数年前一场人魔大战后除魔联盟重组,曾经战队遍地各凭本事抢生意的混乱局面被整顿一新,变成了四大战队分区管理,这四大战队即是霸图、蓝雨、微草和兴欣。兴欣是一支新组战队,却保留了原嘉世的骨干成员。嘉世在那场大战中最是伤亡惨重以致被迫解散,大战前被权力洗牌丢出战队的叶修,联合死里逃生的原搭档苏沐橙,以及新人唐柔包荣兴一干人等,在嘉世街对面创立了兴欣。

至于那一场人魔大战……唉往事不堪回首啊不堪回首╮(╯▽╰)╭。

 

黄少天叼着面包窝在车后座,手忙脚乱地拆吸管,半天才戳进牛奶盒,放下面包吸溜一口疏通了噎住的嗓子便问:“队长你还没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呢,我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副驾驶的喻文州回头:“市中心动物园,上上周以来已经连续有两个饲养员失踪,最后在狮子园里发现被吃到只剩一颗头颅的遗体,警方已经基本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,上报到联盟冯主席那儿,主席授意我们蓝雨接管这个案子。”

“那怎么不见了于锋郑轩?不是他们一直与警方合作吗?战队成员可是联盟机密越少暴露越安全,这叫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,他们不会不知道吧。”

“于锋郑轩在忙吸血蝙蝠的案子,景熙刚刚把高中女厕幽灵案的收尾报告写完,等队长签字就可以报给联盟结案……”驾车的宋晓回答。

“那太平间尸变和夜总会蛇女郎的案子呢?”喻文州打断道。

“正准备说呢,小卢昨晚刚发现僵尸去向的线索,今早和李远去追了。下午我再找李远一起去夜总会收集资料,这类案子都难查,老板总是能不说实话的就不说实话。”宋晓叹了口气,路口打方向左转,后视镜上“出入平安”的中国结轻轻摇晃,正面还绘着一个六芒星、雨水与剑的战队徽标,含有魔法的徽标幽幽散布着蓝色磷粉。

喻文州被吸引了注意力,手指描摹那徽标的线条,落在剑上的目光尤其温柔惜重。“很好,吸血蝙蝠的案子结后,蛇女案就转手给郑轩,他对蛇类魔物最有经验。那之前你和景熙负责缩小蛇女可能的附身范围,下午也别叫李远,你和景熙去,小卢还小别让他跟到那种地方。”

“那于锋呢?”

“他女朋友后天从Z市过来,女孩对我们的工作性质还不了解,于锋暂时也没有挑明的意思。”

“哎哟,又是恋爱假啊?他于峰休了那么多回恋爱假了,怎么还不见休婚假呢?”宋晓嘿嘿笑着调侃。

喻文州也笑:“我看快了,谁让我们工作性质特殊呢,谨慎无大错。”

 

喻文州回头,百无聊赖的黄少天在后座玩起来2048,已隐隐有上瘾的趋势。他拨得极快,红红黄黄一片眼花缭乱,看得喻文州不一会儿就发晕。

“少天,快到了,别玩了,待会儿你得变个身。”

“队长你等等啊,等着我1024都出来两个了,可这怎么出到对角了呢看我拼一起拼一起通关通关通关——卧槽又死了!”黄少天愤愤丢下手机,“这游戏谁发明的啊太坑爹了!”

喻文州手臂一探,凶器入手。“手机没收了啊,结了这个案子再还你,专心工作。”

“哎不行还我还我!这不还没到吗我再玩一局来得及!”黄少天咋咋呼呼扑上来抢,狭小的车仓空间里施展不开,扭成一团。

喻文州把手机举到车前窗,黄少天干着急够不到,伸长了手臂乱摆。喻文州飙手速飞快地点开了2048,“人质”在手天下我有,说:“你再抢,我可刷新你游戏记录了。”

黄少天被掐到了七寸。

黄少天闭嘴,乖乖退后坐回椅子上。

“我这就变身你冷静点别冲动别刷我记录啊——”

话音戛然而止,喻文州放下手机回头,后座上不知何时衣物散了一地,卧着一只正在赌气的豹子,炸毛眯眼,不太友好地看着喻文州。

喻文州失笑,有点费力地伸手过去,揉了揉黄少天的头顶。

黄少天于是凑过来,两只前爪扒上椅背,张开嘴用犬齿去戳喻文州的脖子,仿佛不胜恼怒想要咬他又怕咬重了。豹子的舌头上带着倒刺,不经意来回舔着了,喻文州就轻轻发颤。

喻文州推开他,手落在脸颊边不拿开,就着姿势轻轻拨弄豹脸上的胡子。

黄少天就扭脸去舔他的手,喉咙里发出猫一样的呼噜。

宋晓表示他驾驶与心理素质双优,开车时目不斜视。

评论(13)
热度(28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