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面容隐而未现却在背后默默守护我的力量最终使我相信,我的生命不是由我创造,我也无法损坏它的价值。

长梦,梦见我奶奶一家和我自己家要分离了,奶奶家把很多我的衣服打包起来放在公共的院子里。而我妈妈再一次怀孕了,整个梦里只有我在着急。
可能是我这个系列梦的最后一个了,我觉得我也许应该找机会把整个系列梦写出来,但不见得都能记起来。
从站在镜面前看见自己身上好几层衣服,无法脱下来,到开始换衣服,到从衣柜里发现小时候的旧衣服清理掉,到从衣柜发现以前没穿过的新衣服。后来换了新风格的衣服,站在奶奶家把我放在那里的衣服都拿出来扔掉了,并且,我似乎并不真的想要回收。
所以衣服代表了什么?好像一种类似于“人格面具”的含义,一种对世界的回应方式,说不定就是一种类似“性格”组成成分的东西。
说自己这段时间性格,也许真的有在变。连性格也是可以变化的啊。
梦里面我挺焦虑的,不想要这个分离发生,但同时又觉得这个分离是不可避免的。弗老先生在他那个年代就发现,患者潜意识里抗拒被治愈,我这个梦也许也有抗拒治愈的含义。嗯,我觉得有,非常有。

评论(1)
热度(1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