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面容隐而未现却在背后默默守护我的力量最终使我相信,我的生命不是由我创造,我也无法损坏它的价值。

【喻黄】Doves back(群鸽飞回)10 向导!喻文州X哨兵!黄少天

前排带小伙伴 @冬至草 说好的上周更新我还是多拖了一天嘤嘤

前情: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


Chapter 10

 

黄少天没敲门进了书房,里面暗暗的。见喻文州发呆,恍悟了什么,退步又要出去。喻文州水平地扫过来,显是察觉他了,见他要走便皱眉。

“少天,进来。”

“你在想事情我就不打扰了。”口上推辞着,脚下却片刻不停迈进门,“这件事说不上来,我总觉得哪里古怪。怎么我们才一行动就刚好碰上黑塔,消息走漏了吗?”

喻文州摇摇头,不发一语。

“队长你拿着什么?”

黄少天眼明手快,从喻文州掌心抽起一叠纸牌。扑克牌正面用马克笔标注着文字:黑桃A——钥匙,黑桃2——皮箱,黑桃3——密室,黑桃Q——资料,黑桃K——叶秋。

黄少天颠来倒去洗一遍:“这是什么啊队长?”

喻文州不答反问:“那一处地窖,确定只有你跟叶秋两人知道?”从黄少天手中抽出黑桃3,铺在桌面上。

“不可能有其他人。”

喻文州点头,拿起扑克,一字排开,指着黑桃3——密室说:“叶秋的房子并没有明显的翻找迹象,孙哲平张佳乐一来便找到地窖,这说明,叶秋已经在他们手上了。”

黄少天神色一凛,屏住气,目光在牌面间逡巡。

喻文州把黑桃Q(资料)压在黑桃2(皮箱)下面,揭起黑桃A(钥匙),用一角点着。

“黑塔得到了一只皮箱,在找钥匙,皮箱里只可能装着白塔的资料了。少天,钥匙呢?”

黄少天拍拍口袋:“连我都没想到,叶修最后一次出现时给我的那把钥匙就是找回资料的关键,旁人当然更想不出了。还好我没乱扔,已经找出来了。”

喻文州道:“叶秋也是只老狐狸了。”

黄少天忍不住打趣:“我看你也不差。他是老狐狸,你不就是小狐狸吗?”

“小狐狸是你不是我。”喻文州自下而上打量黄少天的神情,后者被盯得脊背冰凉一片,正想说点什么缓解气氛,喻文州蓦地挑出个笑。“你不是他教出来的?”

“喻文州,”黄少天表情严肃,“你刚刚、你在怀疑我。”

一个微笑想要混过黄少天也委实小瞧他了,喻文州索性坦承:“对不起,我就是……有点职业病。少天,我好累,给我泡杯茶吗?”

“你——”黄少天还想不依不饶,又自觉有些反应过度,实则他也拗不过喻文州的随便什么要求,只好叹气。“你等着,我去烧水。”

喻文州追着背影转过椅子:“你也别太担心,黑塔拿到钥匙前,不会把叶秋怎样的。”

“谁担心了我哪儿担心了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担心了?老不修的祸害遗千年我巴不得他在谁手上栽一个两个三个、大跟头!”

心虚的人辩解特别快,喻文州笑笑,决定放过他这回。

 

 

张佳乐替男人解围裙,一边解一边说:“我有时候真觉得咱们这是在过日子。等战事一过,局势稳定下来,我们也退役去浪迹天涯吧。”

孙哲平低头使围裙摘下,想一想,只答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
张佳乐一愣,忽然就有些笑不出:“你……你真觉得我们能赢啊。”

“当然能。”孙哲平环过搭档的腰身,用力挤了两下。

 

小渔村撞见喻文州也过了三天。因为随身带着个拖油瓶,孙张二人便租了间空房,暂为落脚。

“叶修起床吃早饭!”张佳乐一脚破门。

卧室里烟笼寒水月笼沙,他给凳子绊了一下,被黑暗中一双手托住。张佳乐继续朝叶修吼,终于得来一把懒洋洋的回应:“起来了起来了。我说,我烟没了,你下楼下买一包给我送上来啊?”

“就你脸大。”张佳乐砰地摔下碗碟,“要买自己去。”

叶修嗤笑:“那敢情好,你们舍得放我出去啊?”

厨房传来哗哗的水声——孙哲平在刷锅,抽不开身。张佳乐长叹一声,自认倒霉,正拔脚要走,门铃忽然响了。

“一大早的怎么这么多事?”

 

按铃者一身深蓝色咔叽布的工装,面部表情僵硬,眼角下塌活像一对死鱼。低头上暼张佳乐,露出三块眼白,看谁都透着防备和计较。张佳乐最不喜这类小人面相,不由皱眉:“你是谁?来这儿做什么?”

工装男的声音却不似表情冰冷:“哦我是小区物业,楼下电话说你们楼上卫生间渗水,把人家天花板弄湿了,我上来检查一下。”

张佳乐将信将疑喊了一声哨兵,不留神,工装男猫腰便窜进来了。

“哎呦对不住,我走错屋了。”工装男从光线暗淡的卧室缩出来,“你们楼上跟楼下布局不一样啊。”

他闯入的刚巧是叶修卧室。张佳乐警铃敲响,识海里叫了孙哲平一声,后者便尾随男人走进厕所。男人把一截蛇皮软管接在水龙头上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检查啊,”男人边说话边开工具箱,“哎哟你们这水管接头全锈了,能不漏水吗?没关系交给我修品质保证继续坚挺二十年!”

男人忽觉直不起身,手腕被一只铁钳似的手攥住。抬眼看孙哲平,表情非哭非笑:“老板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孙哲平另一手探向男人脸侧:“你的表情,很不自然。”

变生肘腋之间,孙哲平躲闪不及,被弯起的蛇皮软管呲了一脸水。水压冲得他张不开眼睛,听见风声向颈边招呼,连忙低腰闪过。黄少天偷袭不中,先机已失,只好求助场外队友。

“孙哲平张佳乐叶修确认!我已经被发现了,是战是逃,请求下一步指示!”

“少天撑住,郑轩景熙同我……”

孙哲平扑上来,黄少天一头磕在墙壁上,闷响一声,耳麦摔飞出去。两人互揪着衣领厮打,黄少天眼前发黑,结结实实吃了几记老拳,力气不支,贴着墙壁滑下来。

孙哲平啐了一口,又补踢黄少天两脚,凑近撕开他的人皮面具,忽然被捏住左手腕。

“你的手在发抖。”黄少天说。

“你受的伤,好不了了吧?”

孙哲平剧痛咬牙,与此同时,张佳乐也落入包围。

 

“这里我能应付。”喻文州枪口指着张佳乐的脑门,“郑轩支援少天,景熙,去把叶秋揪出来。”

“叶秋是谁?黑塔没有这个人,你们搞错了吧?”

颠三倒四的谈话是被制向导脱身的ABC手段,制造混乱,寻求对方精神空白的一点,集中突破。

喻文州澎湃的精神无声施压:“别耍手段,张佳乐。”他是追捕猎物的响尾蛇,一旦咬中,就会追逐着毒液的气味至死方休。

 

背后枪声震响,徐景熙捂着伤口倒跌出来,一声大喝:“周泽楷!”

 

喻文州失神的瞬间,张佳乐重击手腕,手枪飞出,冰冷的刀锋抵住蓝雨队长下颌。

“你的注意力应该更集中点。”凑近喻文州的耳边说。

张佳乐扼住喻文州转身,周泽楷枪押叶修,打暗处现身。黄少天与郑轩擒了孙哲平,出来却发现,队医负伤,队长被擒,己方处境危机。

还有个叶修,他果然在黑塔手里。

“队长?”黄少天有些慌神。

喻文州也有片刻的混乱。他只道叶秋背叛白塔,与黑塔往来密切,多半是怀了背靠大树乘凉之意。却不想黑塔竟反将一军,不但软禁叶秋,关键时刻,竟然还以他为质。叶秋的安危虽对白塔不具威胁,但对黄少天,却是正中七寸,黄少天此时又是白塔战术的关键。

“少天别慌,郑轩,去检查景熙伤势。”

“站着别动!”张佳乐厉瞪郑轩,刀刃在喻文州皮肤上压出一道浅痕,“人质我二你一,黄少天,把孙哲平放了,我先将喻文州还你。”

黄少天望向叶修,后者毫发未伤,却自始至终不发一语,看他像看一个陌生人。

黄少天咬牙切齿,押着孙哲平走往中央,张佳乐从对面过来,倒数三声,人质交换。

“走!”

喊话的是孙哲平,最先行动的也是。孙哲平猛推喻文州向黄少天撞过去,拉起张佳乐,全力奔向门口。枪鸣不绝于耳,周泽楷火力掩护,蓝雨队员一时纷纷倒伏。黄少天竭力张开身体,将喻文州掩在身下,恍惚地抬起头。

兵荒马乱里徐景熙跪坐起来,好像没人看见他。他也不顾弹雨,摸过去拿到喻文州脱手的枪械,指向叶修,手臂绷得像一柄穿透敌喉的剑。

像是刻意的慢镜头,那瞬间光芒静止,尘烟在四周悬浮。徐景熙食指的细纹一根根皱起,红细胞通过无数条毛细血管,拥拥挤挤地奔去指尖,线粒体蠕动,氧分子二氧化碳交换,三磷酸腺苷为肌肉蓄满生物能。

“咔哒”——扳机扣响。

“不——!!!”

声波不能阻拦子弹去势,叶修中弹后仰,连带着周泽楷快步后退消失。

 

黄少天摇摇晃晃地起身,他的感官仍不时脱离控制,方才的过度消耗,使他头晕目眩,看不清名义上的这群队友。

他转向半蹲半坐的喻文州,声音沙哑撕裂:“你、你骗我。”

 

“喻文州,你的目标,究竟是什么?”


tbc.

喻队,你、玩、脱、了。

评论(33)
热度(50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