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面容隐而未现却在背后默默守护我的力量最终使我相信,我的生命不是由我创造,我也无法损坏它的价值。

【喻黄】Doves back(群鸽飞回)08 向导!喻文州X哨兵!黄少天

我终于回来更新惹!

本章私心刷了两句话郑徐,并有蓝河真名出没

关于蓝雨战队的组成,李远之前让我不小心发配训练营了,小卢年龄太小不适合打打杀杀,所以没有计入。蓝雨战队目前六人。

前情回顾请走: 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07

本文又名阴谋与爱情(不)


Chapter 08

 

河道尽头青山巍峨高耸,一座市镇依山而建,红瓦房星罗棋布在芳草离离的山坡和平原,高低错落。南坡的最高处是一座古堡,瞭望台的围栏饱经风霜,连绵起伏,苍老的城墙半边身子隐于青苔。护城河从山间泉眼流下来,在山脚娴静地汇聚,然后波光粼粼地流向远方。

许博远第一次到这里。

晨起的市民忙着打水梳洗、生火造饭,一缕朝阳透过雾气,将景物描摹得薄如锡纸,许博远静静立着像个异乡人,没有人注意他。

他散步到山脚东南面的一座房屋前,这一座与其它的并无不同。但许博远知道,就如同久居此地的人们都视而不见的那样,这一座房屋是凭空出现的。毫无预兆,就在今日黎明之前。

门吱呀开了,笑容像柠檬一样新鲜的青年转着钥匙圈,哼着不知名的歌曲,一步跨两个台阶走下来。

“嘿,黄少。”许博远眯着眼睛打招呼。

“蓝河?”青年冲他扬了扬眉毛,“你怎么在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身体变得透明,倏忽就消失掉了。

许博远环顾四周,晨光里造饭的妇女、闲聊的汉子,身形都诡异地拉长,狭窄的巷道里弥漫青烟,如梦似幻,不多时饭香溢出来,细嗅又泯于无形。

人们行来走去,像一场近在眼前的光影魔术,而他是唯一实体。

——老师,蓝河老师。

——醒醒,快醒醒。

 

 

宋晓刚刚洗了脸,正捧着毛巾,脚步声蹬蹬蹬响起在过道上,喻文州推门进来。

“任务辛苦了。”喻文州说,“带你熟悉一下新成员。”

“黄少别吵!检查完就出去!”医务室里鸡飞狗跳,队医徐景熙按捺着额上青筋,为郑轩缠上最后一圈绷带,大吼噪声源。

耳根清净了一二三秒,噪声源又倒着走进来,送给徐景熙一个抱歉的微笑。徐景熙正要发作,一把清凉祛燥的声线:“怎么?原来你们都到了?”

喻文州、宋晓、黄少天、徐景熙、郑轩面面相觑,黄少天乐了:“真巧啊我才正式加入蓝雨第一天就……”

“撞见全员聚会”六个字淹没在另一道声线里,蓬勃有力,主人同声音一同弹进来:“对不起队长我迟到了!”

进来的人是于锋,全员到齐。

 

黄少天根基扎实得惹人羡嫉,进入白塔后,在训练基地倒腾了一个月就毕业,获得外勤资格。毕业当天恰逢周日,喻文州手头的任务也进入收尾,便承诺带黄少天认识蓝雨全员。

离开训练基地的最后一步是神之领域注册,录入脑电波信息,注册后给队医检查身体状况。喻文州删繁就简,干脆算准时间,通知其余人直接在医务室集合,才有了上面乱糟糟的会面。

徐景熙抱元守一,气不外泄,给郑轩左臂的绷带打了个妩媚的蝴蝶结。

 

“郑轩、于锋你都见过了,他们两人是哨兵。”喻文州挨个儿介绍过去,“队医徐景熙是向导,看样子你们也很熟悉了。至于这位,他叫宋晓,也是一名向导,是我们队内目前的二把手,以后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向他询问。”

“你好我叫黄少天,少年的少天空的天,以后就是队友了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
面对黄少天的热情,宋晓却狐疑地瞥了喻文州一眼,才向前者点头致意。

气氛瞬间冷冻下来。

喻文州镇定自若:“如果没有别的事情,大家可以散了,我带少天熟悉一下新任务。”

喻黄二人走后,宋晓面色沉凝:“他就是那个能帮我们找到叶秋的人?”

 

“他跟叶秋走得很近,于我们是敌是友,尚不分明。”徐景熙净手后,靠着郑轩坐下,“但如果真是叶秋派来的,任他出入白塔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“黄少天这个人简单直接不难懂,说他是卧底,我不相信。”于峰道。

“我也觉得是你多虑了。”郑轩一贯地没精打采——或者因为受伤,更加没精打采了,很自然地将队医揽进怀里,“队长是什么人?哪有人能在他眼皮底下耍小心思?”

徐景熙皱眉,目光投向至今未发一语的第四人:“宋晓,你怎么想?”

“还是先调查清楚吧。我只担心队长这回的策略有些危险,如果黄少天真的对叶秋一无所知,真相败露之时,反而有可能把他推向白塔的对立面。”

“我坚持认为黄少天不可信。”徐景熙环顾他的队友,目光坚硬锋利如同刻面钻石,“并且这次我们不能只依赖队长,黄少天正深入侵蚀着他的精神。”

 

 

“外勤人员出任务时,大多不住在白塔。”喻文州用脚跟将门磕住,钥匙丢在鞋柜上,弯腰找拖鞋,“部分时候塔会安排临时住所,另外一些时候就像现在,我们住在自己家里。”

“这是你家?”黄少天扒着门厅探头探脑。

客厅清静整洁,并没有印象里单身汉居所欣欣向荣的风景,电视墙两边各摆一盆一人高的莫名植物,叶子微微打卷儿,显示出主人不常在家。棕褐白的配色大气温柔,忽高忽低的简易书架钉满三面墙,错落有致,闹中取一份闲适意味。

黄少天啧啧赞叹:“还真像是你的品味。”

喻文州刚换了鞋,直起身:“哦?我什么品味了?”

黄少天言之凿凿:“斯文败类。”

 

喻文州将切块的水果装盘,连同牙签一起端往客厅。透过精神图景,黄少天胸口有一团茶色的不明烟雾,穿过餐厅来到客厅,喻文州瞧见他正坐在沙发上,弯腰将脸埋进双手。

“你怎么了?”喻文州把黄少天扶起来,发现后者脸色苍白,一头冷汗。

“没事没事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忽然就……就有点头晕。”

喻文州松了口气:“是正常现象。在神之领域录入信息时,精神会被侵入,造成当天晚些头晕无力,休息一天就会好。”

黄少天哼哼唧唧侧躺下来,小声嘟囔:“好无聊,文州你陪我说会儿话,对了我是不是应该叫你队长?白塔真奇怪我攒了一肚子问题,特训那个月都不知道问谁。”

“嗯,你说?”

喻文州半晌听不到声音,以为黄少天睡着了,一扭头,后者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。

喻文州被盯得莫名其妙。“怎么了?说话?”

“白塔里真正结合的搭档很少,为什么?”

“因为神之领域,”喻文州拨开黄少天黏在脸上的碎发,露出微微潮润的额头,“有这样一条规定,那里只有未结合的哨兵和向导才能被提升加入。”

“听上去泯灭人性……”黄少天轻轻扣住喻文州的手腕,后者一时不敢挪动,就落了个尴尬位置。两根手指触着黄少天脸侧,其余悬在半空,心情也跟着不上不下的。

黄少天握得不重,但眼神胶着,喻文州看见自己的手觉得像个溺水鬼,苍白,无力挣扎。

喻文州俯下身,失去手的支撑,腰线绷成一道紧张的弧。

黄少天张了张口,他想说些什么。喻文州用眼神制止。

“郑轩和景熙也没有结合,但他们维持着搭档关系,白塔像这样的搭档多到你难以想象。”

“所以?”黄少天皱眉,“能看不能碰不符合我的风格,喻文州,我喜欢你,我知道你也是一样的。”

“不一样,我有去神之领域的理由。”喻文州翻转手腕,脱离黄少天的掌控,然后将手按在他头侧。阴影笼罩下来,喻文州微妙地坐回上风位置:“你是自由的,如果不喜欢,不需要与我保持这种关系。”

黄少天眼底迸出一阵光,刀锋一般,迫不及待要在喻文州的光滑表面戳一个洞。

“你说要带我熟悉新任务的。”

略微沙哑的声音,听在喻文州耳里,融化后蒸腾出“走着瞧”的含义。

 

傍晚时分宋晓接到电话,屋里没开灯,他靠在窗口上,目送绛红色的夕阳缓缓沉入地府。乌云四合。

“明天我们就去叶秋的住处。”电话接通后,喻文州开门见山地说。

冷冽的电噪音穿过耳鼓,宋晓下意识收拢衣领:“黄少天相信你了?”

“我告诉他叶秋——现在是叶修,曾经是白塔的重要成员,因伤退役,手中掌握有关乎白塔生死存亡的资料,引起了黑塔注意,我们需要在黑塔之前找到并保护他。他就保证了会尽全力帮助我们。”

“那你相信他了吗?”

电话那头沉默了,刺啦的噪声在冷空气中激出火星。

“现在还不好判断。如果他对叶秋的背叛一无所知,带我们去找叶秋顺理成章,但如果他与此事有牵涉,目前的表现,也可解释为将计就计。”

宋晓忽觉得呼吸沉重,黑暗压下来,他看不见远方的大地,有种浮空的失重感。他问:“喻文州怎么想?”

喻文州愣了愣,理解他的含义,嘴角勾出半弧,然而——“喻文州是蓝雨的队长。”

宋晓心下喟叹,他果然已彻底放弃个人立场了。

“这些话可能不该我说……”这些话确实不该他说,喻文州的牺牲不可避免,而宋晓却是这牺牲下的受益者……之一。

“我明白,如果少天和叶秋只是单纯的认识,少天觉醒的一切知识、自保技能,都是叶秋传授,”电话那头传来苦笑,“那样的话,少天一定恨死我。”

“被那样专注的眼神充满仇恨地瞪视,一定会成为我毕生难忘的体验。”喻文州自嘲。

“但我是你们的队长。我队员的性命,同样不容闪失。”

 

 

乌云合起来了,天地溶成一颗卵子,温暖无声地振动,渴望着生命降临。


tbc.

评论(19)
热度(44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