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面容隐而未现却在背后默默守护我的力量最终使我相信,我的生命不是由我创造,我也无法损坏它的价值。

【喻黄】Doves back(群鸽飞回)06 向导!喻文州X哨兵!黄少天

我觉得自己最近特别勤奋,需要小红花!

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

Chapter 06

 

结果黄少天还是不得不跟上。喻文州的座驾泊在兴欣,目的高中距离黄少天家,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。

黄少天冲喻文州晃钥匙,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:“怎么样怎么样,求我的话就送你一程?”

喻文州穿鞋袜:“怎么就不明白,我是在担心你呢?”

钥匙挟着风声朝面门劈过来:“你这口气真像我妈。”

“喂,你都不接一下?”黄少天跑过去,捡起越过喻文州肩头落地的钥匙。

“我干嘛跟哨兵拼力气?”喻文州扭扭脖子,把一个整齐的领带结放下。

 

车上喻文州check了邮箱,核对任务详情:G市边郊一所全日制寄宿高中,一位高二女生,十六岁,这觉醒姗姗来迟。

黄少天情绪高昂得像小学生参加春游,喻文州幻觉听到清脆的鸟鸣。一扭头,黄少天连精神体都跑出来了,蹲在肩头“咕咕”地乐。

喻文州实在看不过眼:“你收敛点,我们是出任务。”

“有什么困难的?”黄少天吹了个口哨,“就像接邻居家女儿放学。”

 

远远地,黄少天看到一条封锁线。

线外隔三差五立一个荷枪实弹的警官,再外层才是群众,其中有人举竹竿,扯着刺眼的白底黑字幅条。

“文州,有人聚众闹事。”

喻文州没对称呼起太大反应,眉头紧蹙,显然也是感受到了。黄少天听说向导眼中的世界,充满思想与情绪的颜色、形状、气嗅,想象在他看见的人脸上方叠加一团火——怎么想怎么别扭。

向导看到的世界是双重的,但也尤为真实。

“文州?”黄少天正在开车,誊出胳膊肘捅他,“你感觉到什么了?距离太远我看不清,似乎有人吵起来。”

“不是吵起来,”喻文州音色生冷如铅,“是‘反战同盟’在纠集人群。我们来晚了,黑塔可能已经派了哨兵进去。这两年只要有黑塔哨兵的地方,你几乎都能看到反战同盟。”

黄少天的语气包藏不住愤怒:“我知道他们。”

 

车停在封锁线前,喻文州摇下车窗,向警员出示证件:“白塔蓝雨分队喻文州,我是一名向导。”

听到“向导”二字的人群顷刻潮涌,警员阻拦不住,女人涂红的指甲在喻文州臂上险些留下抓伤。

“塔还我亲人命来!”“还我亲人命来!”“呼吁政府严格制裁塔!”口号声此起彼伏,喻文州眼底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火海。

警员撤去封锁,黄少天一跺油门,座驾飙风般地飞驰出去。喻文州听见黄少天说:“我一直想问,这些普通人,难道真的全都是黑白塔交战的无辜受牵连者?”

喻文州闭上眼,火海景象却非眼帘可以遮去:“受害者寡,受煽动者众,你我寡不敌众。”

无端就想起少年知交兼白塔同僚王杰希的话:“这些普通人才最可怖。他们懂得运用每一分每一毫的暴力、权力、乃至感情,向他们的敌人施加痛苦,一旦给他们获得哨兵向导的力量,这个人间将沦为地狱。”

已经是地狱了。

喻文州揉捏睛明穴,余光扫到后视镜映照里的黑白幅条,晨光中海浪般舞动:维护社会安定团结!

耳边黄少天的声音不知怎的听不分明:“我们公益活动也见过这群人,受伤的哨兵也不放过。魏老大说,‘反战同盟’自称反战,却根本是一群精力过剩的好战分子。他们反对塔的驱动心理,是嫉妒。”

 

 

二人在学校正门下车,武装警官正以厢式车解救封锁以内的学生。教导主任屈红了眼,颤颤巍巍朝二人抖过来。

喻文州伸手按下黄少天的同时,教导主任攫住喻文州的衣领。

他的个头比喻文州矮,后者不得不稍稍前倾。男人微胖的肚腩里爆发怒吼:“你们这群怪物!”

喻文州再次制止黄少天的动作,冰冷的无机质声线:“你不是怪物,怎么不去救她?”

“我们两个体育老师都去了!然后重伤!现在躺在医院里,生死未卜!”

“我问你怎么不去?”

教导主任愣住。

喻文州波澜不兴:“因为你除了责怪别人,不会做任何事情。”

 

一旁的女老师连忙解围:“对方有四个人,不知怎的互相打起来了。我们出来时候已经有一个死在操场上,女孩不知道跑去哪儿,也不知现在还好不好。你们快去救她吧!”

喻文州微微色变,挥开男人的手:“少天,你的药带了吗?”

“什么药?”

“拟向导素,没带就不要跟来,我不想对你动手。”

 

喻文州精神屏障全开,紧绷到逼近透明,俯身检查哨兵的尸体,黄少天噔噔噔噔跑过来。

他方才回车上补充拟向导信息素。喻文州说,哨兵自相残杀的原因是受惊向导释放的费洛蒙,哨兵陷入结合热,为了获得结合权必须战斗到只剩一人。

黄少天环顾四下,看得出他在组织用语:“我刚刚、跑过来时,感到脚下冰凉的。”

“是我用于侦察环境的精神力,你开始感觉得到了。”喻文州站起,“哨兵死于自己的精神黑洞,看来我们的向导很坚强,已经学会如何保护自己。”

“这代表什么?”

“什么代表什么?救回来的希望更大一些?”

“不,我是说,我开始能感受到你的精神?”

喻文州摘到乳胶手套,甩在地上,不以为然地看过去:“能代表什么?也许是我们比以前更熟悉了。”

他在说谎,黄少天能感觉到他的精神,代表两人的深层精神已纠缠叠加在一起。

“我闻到了费洛蒙,”黄少天说,“在那儿。”

 

喻文州跟着黄少天奔上四楼,这里是女生宿舍。在楼下时他已经控制了整栋建筑,里面有三团光亮的精神。

说光亮并不准确,陷入结合热的哨兵意识极端泥泞,像两团熔化的沥青。第三人是初觉醒的向导,淡紫色飘摇的萤火,被铅灰色围得水泄不通,显然遭遇了极大的惊恐。

喻文州站在走廊看过去,女孩长发披散,双眼红肿,周身是大大小小的擦伤,缩在角落里无法自抑地啃指甲,右手五指被啃得鲜血淋漓。沉重的精神压力随时可能将她灭顶。

但他不能在两个交战的哨兵眼皮低下救人,转头对黄少天说:“我把他们引开,你去救人。”

“不,我来引。”

话音落地时整条走廊就亮了,哨兵的威严像点燃的火炬般光明盛大,庞大热力溢出,满满一个炎夏都装进这条细细窄窄的过道。

对打的两名哨兵听下,同时望过来。原始欲望主宰的头脑判断,这是一个更有力的结合竞争者。

黄少天转身奔上五楼,两哨兵化作残影切过喻文州身侧,风刃几能将衬衫割裂。结合热下哨兵的体能,强大得教人心惊胆寒。

他没有时间可以耽误,精神屏障裹住女孩,女孩几乎瞬间放松软垂。喻文州抱起女孩冲出建筑。

 

“对方有四个人……一个死在操场上……”

不好!

黑影轰然跌开,像一颗钢珠砸伤防弹玻璃,反弹后就地翻滚。黑影站起,这是漏网的那个哨兵。

喻文州左手搂着女孩,右手前伸平举,瞳孔放大成两穴窅井,从中似能窥得冥府的反照。哨兵高亢地吼叫一声,抱头跪倒,四肢狂乱地扭曲抽搐,顷刻便脱力了,烂泥似的瘫在地上。

一阵恶臭袭来,喻文州瞥见哨兵身下水渍——他失禁了。

 

文州小心!”

分不清是声音还是疼痛先至,喻文州眼前一黑,炮弹样跌飞出去。手中女孩已被夺走。

原来尾随黄少天的哨兵听见吼叫,陡然破窗而逃,自五楼跳到三楼阳台,借力一蹬,竖直掉进楼下草丛,起来后直扑向导。

黄少天先前打昏一个,这个已追赶不及,只好出声示警。然而哨兵太快了!

黄少天依同路跳下至喻文州身边,后者咬破嘴唇留住神识,四周的紧张空气连对情绪不敏感的哨兵都悄然感知。

事急从权,黄少天抛下喻文州,先一步奔向哨兵逃逸之处。

 

找不到,黄少天找不到。

精神忽明忽灭,五感像被棉絮塞住,眼前世界呈现弧面镜反射后的扭曲,他恍惚意识到,自己已经是极限了。

引开哨兵消耗了一半力量,他对如何造成威胁拿不准,又不能去赌,便几乎竭尽全力。

空气鱼唇般一张一合,弧面镜蓦地消失,黄少天转身——

就在他背后,校园的废墙下,碎砖烂瓦里杂草蔓生,少女的短裙沾污撕裂,下体流淌着淋漓的血污。

 

哨兵强暴了向导。

黄少天一阵尖锐的耳鸣。他看见哨兵起身,裸露着下体转过来直面,阴茎上混合滴下白色的精液和红色的血液。

在哨兵背后,女孩手指点唇,一个“嘘”的口型,绽开仿佛胜利者的微笑。

不不不,不不不不不!

黄少天感到一阵陌生的、强烈的不安,哨兵的自卫本能叫嚣着要从每一寸肌肤冲出来,他几乎直观地看见死亡。

女孩摸出枪——多半是哨兵遗落的,抵在自己额头上。

砰。

哨兵尖声叫着跌倒。

心跳声,血液奔流声,肌肉抽搐声,土壤吮吸血液的悉索声,循环叠加放大成一场交响,轰轰烈烈,沸沸扬扬,浩浩荡荡。

女孩自杀了。受伤的哨兵因切断联接疼痛致死。黄少天迷失在听觉城堡。

 

——文州。

——文州,你在哪儿?

——文州……救我。

 

 

黄少天在喻文州的膝盖上转醒。窗外暮色四合,蜡黄的灯光垂照在眼睑上,四周人影幢幢,间或传来一两声拉长调子的汽笛。

安全了,这是警察局。

嗓子像火燎过一般干哑,一动就扯着疼,却阻止喻文州给他拿水的动作。

“为什么、我闻不到、也听不到他们?”黄少天说。

“那个向导把你我都屏蔽了,她下定决心要同归于尽。”喻文州手贴着黄少天的额头,撑开保护伞,这个哨兵流露出难得一见的脆弱。

“带我走吧文州,”黄少天眼眸深处着了火,“无论是修罗战场,还是平等的新世界,带我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。”

喻文州深深地凝视他,既不拒绝,也不首肯。

黄少天挣扎坐起,但坐不正,半边身子无力倒在喻文州的胸前,右手一圈一圈,揉上向导左边的太阳穴。喻文州原本广袤的识海便像一碗水那样激烈地晃动。

“我知道你想要,我。”微妙的停顿,“如果没有我,你如何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上岸?”

喻文州狠狠咬住黄少天的唇,把那些烦死人的话堵回喉咙。

 

 

其后七天,诺亚放出了一只鸽子。鸽子找不到落脚地,飞回方舟。

再七天,诺亚放出鸽子,黄昏时分,鸽子衔回了一条榄枝。

又七天,诺亚放出鸽子,鸽子没有回来。

诺亚就知道大地干了。人同飞鸟、动物和一切爬行生物,欢欣鼓舞来到地上繁殖。


tbc.

这章是不是特别压抑……

喜欢请点赞,虽然我觉得压抑得有点儿对不起观众(趴平

评论(11)
热度(79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