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道得从心死后,此身误我在生前。

【喻黄】Doves back(群鸽飞回)05 向导!喻文州X哨兵!黄少天

我真喜欢Lofter加粗这项功能,本章以后——XXXX表示识海交流,对话中的加粗表示重音

01  02  03  04


Chapter 05

 

黄少天注视着深渊,深渊一时是叶修的脸——“你小子就是为战争而生的!只可惜——”他看了眼他的精神体,“唉……”

一时是李轩的脸——“你想过吗?战争有几方主导几方受益?又有多少人因无知而被煽动,最后沦为牺牲?让民众看到真相的正反两面,用自己的头脑做出选择,这才是我们建立巴别塔的目的!”

一时是父亲的脸——“爸爸为你感到骄傲,但你不要忘了,这个世界始终是大多数人的世界,大多数人是普通人。不要小看普通人!”

一时是喻文州的脸——“你不是向导所以不明白,向导成为哨兵的附属,自数百年前黑塔建立就没有变过。我们做梦都看得到平等!”

最后都演化成周泽楷冰冷幽深的枪口,枪尖笔直正对,黄少天在里面看到自己的虹膜。

砰——!

枪花炸开,喻文州倒下,持枪者变成黄少天自己。

铛——铛——铛——铛——铛——铛——!

 

黄少天一个僵尸打挺直楞地坐起。喻文州显然是被惊吓了,满目忧色望过来。

“怎么忽然睡着了!”黄少天瞥一眼侵进屋宇的斜阳,和窗外轰轰烈烈的火烧云,满沙发扒手机,“几点了几点了?喻文州你怎么不叫我?我是不是从上午一直睡到现在?你中午吃饭了吗?不对,已经该吃晚饭了!”

梦境的枪声犹萦在耳,此时的黄少天异常焦灼。云火把墙壁照得彤彤,浑身既燥热又沉重。他感到喻文州欺过来的体温,狠狠打了个寒颤,眼睛赤裸又激烈地瞪过去。

“做噩梦了吗?”喻文州将手附上他的额头。

黄少天感到那只手很冰,深呼吸,一股清泉自天灵降下,像滋润久旱龟裂的土壤那样,清凉了灼烧的心绪。

黄少天的眼却开始发烫,直白地盯着喻文州。一瞬间错觉自己的心思已全副交代,他们间像所有伴侣一样,又坦诚又亲密。

喻文州似乎被盯得尴尬,收手坐回去:“现在六点,钟——刚敲了六下。”

黄少天扭头看墙上的钟摆。盯了好一会儿,直到把眼眶的潮湿逼回去。

“我去打个电话,”黄少天起身,走向阳台,“叫外卖。”

 

 

回来时的黄少天一身清爽,又是个阳光开朗的好青年。

喻文州有些惑然,他对情绪的感受能力很强,方才却只能通过肉眼看见黄少天在挣扎。这种对他人情绪无力的感觉前所未有,使他觉得黄少天的惶恐不过是场演出,假面下不存在任何实质。

于是就此放过。

现在真实的黄少天回来了,对他摇晃手机,浑身散发欢悦像个明晃晃的光体:“猜猜我叫了什么?”

“炒面?”喻文州故作思索后回答。

“吓!你怎么知道?”明黄色的欢悦里突出一团浅红色的惊异。

“我是白塔派来盯梢你的,怎么不知道你常叫哪家外卖?”喻文州复刻了黄少天的原句。

浅红变成暗红,质地粘稠沉重:“卧槽,细思恐极!”

 

“对了,少天,”即使已经决定放弃他,喻文州还是屏不住好奇,“你说你接受过训练,是怎样的?”

而且即便黄少天没说过,喻文州也还是会找机会问。黄少天能通过识海交谈,显示他对精神能力相当熟悉,总不至于是自学成才。

“我有个大哥,”黄少天心情变得像棉絮那样柔软,但很快缩紧了,似乎这个大哥的印象并不全然温馨,“他以前做过军医,军队里总有些哨兵向导,他就比较了解。然后他退役那年我恰好觉醒,也是他教我怎么避开塔,他说我……不合适。”

黄少天的颜色黯然,喻文州甚至闻到谷物霉变的微苦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精神体。他说我本质是个和平爱好者,杀人越货不符合心灵健康原则——鬼扯,我承受力还没那么弱。”黄少天坚定地看向喻文州,那感觉像被阳光直射。

“单看本人的话,我会以为你的精神体是老虎、豹子,或者其它大型猫科动物。但你现在生活很好不是?你喜欢留在兴欣。”

听到兴欣的黄少天,使喻文州幻觉看到波光粼粼的湖。

“兴欣确实很棒,不过偶尔,我会觉得自己在借它逃避什么。”

湖心涌起一眼黑泉,像墨汁打翻漾开,喻文州适时地转移话题:“说来,你大哥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叶修。”黄少天忽然站起来,“炒面来了我去开门。天啊好饿,你这回怎么这么晚,不是离我家只有一个转角的距离吗?”

喻文州饶有兴味地探头,门开了,外卖小哥瞪着错愕的铜铃眼:“我、我还没敲门。”

“知道你没敲门,你钥匙串上的铃铛一步一响吵死了,谁都没你那个,那么少女的风格是你女朋友送的?”黄少天付了钱,抢过饭盒,砰地把门摔上。

外卖小哥的难以置信穿过门板直达喻文州眼底,喻文州忍俊。

“他说活见鬼了。”哨兵的耳朵捕捉到喃喃自语。

喻文州大笑开怀。

 

“跟我讲讲你们的战场吧,我想知道。”

喻文州挤了个为难的表情,空饭盒撂下:“我才刚吃完饭。”

“那白塔呢?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还有神之领域,怎么叫这么奇怪的名字?还有你,你为什么加入白塔?”

喻文州遭到问题冲击波三连发。

“我以为这已经很清楚了,”落地灯拧开,夕阳业已燃尽,深青色的天空像人手臂上的血管,凉夜浸没手指。“总不能去黑塔,变成一具玩物吧?”

黄少天半晌没有出声。

喻文州自忖是以调侃的口吻,并未表露太多仇恨——事实上他也没有多少仇恨——当不致吓到黄少天。

“不对,”黄少天咂着舌尖,“不是这个,你有更深入的理由,我尝得出来。”

喻文州的瞳孔轻缩一记。

他在沙发柔软的拥抱里放松,黑暗促成了隐私空间,诱惑他一敞心扉。

“因为我期待,今后或有一天,哨兵向导和普通人,所有人人格平等。”

“你相信白塔能给你这样的世界?”黄少天语速中逸出莫名的焦灼。

“怎么会?”喻文州看过去。

他不知道黄少天在看他,如果他知道,绝不会在那样的气氛中与黄少天对视,这让他后来人生一段很长的时光都在煎熬中度过。

“我的理想从不依赖别人。”

黄少天笑着抚上喻文州的眼角:“你说这话时候,眼睛比谁都好看。”

双双入魔。

 

轰一声挥开窗扉,夜风汹涌地倒灌,喻文州极力呼吸,放任说过的话在风中冰冷。

“黄少天你越界了。”

他靠着万家灯光摸上脸颊,沉得像铁,首次感到与人交往竟棘手至此,步步都是蜜糖陷阱。

那些耀眼的光芒都缩成一团,委屈地颤抖。黄少天低着头,喻文州想他低头是对的,再多对视一眼,灼热的感情都会化作岩浆喷发,一直翻滚到世界末日。

“不,对不起,是我先过界的,交浅言深是我的不对。”喻文州有节奏地轻击窗框,这是他试图挽回局面时的小动作,通常都有冷静头脑的奇效。“我们不该那样深入交谈,交集越少对你越有利,明天一早我就离开这里。”

“你凭什么那么自信明天之后,我就会放任你在人海里消失?”

喻文州感到一阵无可抵御的威严,呼吸压迫,膝盖酸软。他下意识张开了精神屏障。黄少天的每个字都像钟声,黄钟大吕地回荡在识海深处,激起一阵海浪翻腾,连胃袋翻搅,一道道滚上酸水。

喻文州深入反省面对这个哨兵时的麻痹大意。

“黄少天,你已经拒绝我的邀请。”

“可你又说动了我。”

“那并不是动,你要冷静。”

“你——!”黄少天牙关碎裂般地咬合,手指绞进靠垫,无力抓揉,整个人跪倒下来折成一个脆弱的锐角。终于抵挡不住,被喻文州拖进识海。

喻文州从四面八方包围上去:“冷静下来再做选择,如果你要加入白塔,我只会感到开心。”

黄少天的识海是一片平原,草植茵茵如盖,其上矗立宏大的、具有象征含义的史前文明巨石。黄少天站在草地上,喻文州未使自己以人形显现,而是将自己识海的海水灌入,包围黄少天,顷刻便淹没了他的脚踝。

一个人若将他人识海完全变成自己的模样,这代表吞噬,被吞噬者必死。

喻文州相信黄少天能明白这个威胁。

“你说得对,我确实不能义无反顾加入。”黄少天蹲下来,将手指浸入海水,轻轻搅动,“但又不对,我现在也没办法下定决心抽身。我现在很矛盾。”

“喻文州,”黄少天仰头,“放我出去。”

喻文州揽着肩将黄少天抱到沙发上,后者肌肉紧绷,隔着夏衣也摸到一手潮汗。喻文州担心害凉,又把窗户掩紧,扯了毯子给他盖上。

黄少天才缓缓苏醒。

“现在冷静了?”

黄少天垂眼不语,情绪一团灰败。

“英格兰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平原,史前文明巨石阵,实体据说兴建于公元前2300年。识海的时空都是永恒不易的,我方才多看一眼,你的是夏至清晨,石阵中轴、通往石阵的古道还有朝阳,贯穿在同一条线上。象征意义明了得我都不欲想。”喻文州试图转移注意力,描述起黄少天的识海。

“你的呢?是海,什么样的海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在里面游过许久,海底有城市废墟,但我从未见过陆地。”

“我明白你怎么做到蓝雨队长了。”黄少天撑起身,黑白分明的眼睛写着疲惫,“末日洪水,你这样的识海,可以吞噬所有人。我还能不能信任你?”

“我刚刚接到新任务,”话题转得比巨石阵都硬,“明天去高中接一个初觉醒的向导,你不必跟来。”


tbc.

过渡章,小情侣的纠结,这就进入主线啦!喜欢就点个赞呗!

加一个黄少识海的图片,图源来自百度,就是这个巨石阵啦:



评论(9)
热度(52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