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面容隐而未现却在背后默默守护我的力量最终使我相信,我的生命不是由我创造,我也无法损坏它的价值。

【喻黄】Doves back(群鸽飞回)03 向导!喻文州X哨兵!黄少天

这两天勤奋得简直像打了鸡血!

好孩子学会超链接 01  02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 03

 

黄少天抖抖鼠标晃醒显示器。见过喻文州后心情大坏,想起魏老大“谈不拢就别回来了”,索性赌气翘班。

戳开收藏夹里最常用的网址,顿时黑屏,虫足一样的金线自左下角向上攀爬,攀枝错节大有蚂蚁吞象之势。等终于填满,“巴别”二字浮雕才施施然显现出来。

黄少天一面腹诽华而不实,一面点击,进入论坛。

 

巴别论坛之名,倒不像一般意义上取了人与人难以沟通之意,而是“塔”。

巴别塔。

 

黄少天登录后直击新闻版,屏幕弹窗“您有一条新的短消息”,挣扎半秒钟,光标点开即时通讯界面。

巴别的创始人之一,李轩。

【逢山鬼泣】:好久不见啊,黄少,最近还好?

黄少天十指翻飞,恨不能一一敲在喻文州脸上。

【夜雨声烦】:别提了我被人盯上了。白塔派出个名叫喻文州的向导,以个人名义给兴欣捐了笔款,我还想谁这么慷慨大方学雷锋做好人,转眼就狐狸尾巴露出来,我简直不能够再相信人性的光明面。

【逢山鬼泣】:喻文州?这是尊大佛啊,黑桃J直属十二分队之一蓝雨的队长,黄少你要见到释迦摩尼了。

【逢山鬼泣】:哦对,黑桃J,就是白塔的“神”。

黄少天嗤之以鼻。

【夜雨声烦】:谁不知道他是白塔的神了,还神之领域……

 

巴别塔另一创始人叫吴羽策,李轩的竹马搭档,觉醒者,内战中立人。顺带一提,没人知道他跟李轩到底谁是向导,谁是哨兵。

早年间组个组合叫虚空双鬼,神出鬼没难预料,一睹芳容竟比登天还难。黑塔白塔闻其香而不得见其面,他们倒乐得边缘,做一双赏金猎手。

数年前忽然传来消息,虚空双鬼金盆洗手,一面拿积蓄做些期货投资钱生钱的行当,一面购置服务器建立论坛,扬言给广大同胞一个精神碰撞的新平台。

巴别塔应运而生,严格的会员邀请制度,只接纳考察确认的哨兵和向导。

再顺带一提,论坛有专门的相亲版面。

 

【逢山鬼泣】:喻文州这人风评不错,温文守礼,你既已拒绝,他多半不会纠缠。

【夜雨声烦】:你又知道了?不过借你吉言。对了,最近有什么新爆料?我半个月忙得没空上网,数据库落后得像火星人。

对方多半是嫌烦了,甩下句“自己看”就失踪。任凭黄少天再怎么敲打,都杳无回音宛如石沉大海。

 

新闻版风平浪静,无非是些黑白塔日常动作。黄少天忽生心思爆料霸图,可惜证据未足,后悔没把上午的文件扣下来。

人物版,果不其然喻文州专贴。黄少天一目十行扫过首楼,叹息只有星座血型一类八卦,以及斩获的奖项头衔。有一点倒是引他侧目少许——为表此人智计高绝世人难出其右,民间赐了个封号“灭神的诅咒”。黄少天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,哈哈哈哈还能不能更讽刺?黑桃J就不会因此调动防范?

性情评价多在评论里,黄少天却不欲读,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。

正准备起身打水,眼角瞥到网站推送“本周热门”,血红加粗的标题赫然醒目:细数黑塔哨兵十宗罪!

 

李轩说喻文州“风评好”,并不是像“可爱”“善良”之类的评价万用语。实际上,白塔哨兵向导的“风评”,普遍都比黑塔好一些。

 

黄少天瞪着触目惊心的标题出神几秒,点开。

 

第一宗:侵犯人身自由权。

发帖人显然是煽动蛊惑群众的个中高手,每一宗罪行下都铺陈叙述,四六骈句,颇有汉唐遗风。音韵铿锵,感情激越,直把黑塔抹成反人类的全民公敌,还辅以大量照片作证。这第一宗罪行下面,正是黑塔向导被捆绑、镣铐、强迫刺面的组图。

空穴不来风。苍蝇不叮无缝的蛋。

许是之前盯了荧屏太久,黄少天眼睛酸胀,Alt+F4直接强退论坛。

 

在黑塔,向导是哨兵的附属。

部分哨兵会在向导体表显眼的位置刺上自己的姓名缩写,小部分还会施加身体创痛,刻意留疤,以宣告自己对向导的绝对主权。

向导不甘愿沦为附庸,一句话背后是难以计数的抗争与流血。

荒凉战野中,白塔默然崛起,承诺有一个平等的新的世界。

 

虽然是内战的发起方,但其实,白塔没那么坏。

黄少天把自己撂在沙发上。

现在他有更实际的苦恼:跟喻文州谈崩了,如何向魏老大交代?

 

 

“少天这小子哪里都好,就是话多,难为你受得了他。”

走过转角就听见魏琛的声音——被数落了,当着个外人的面。“魏老大你不地道,背后说人坏话死后要下拔舌地狱你懂不懂明白不明白?”黄少天端着一梭言弹进来,瞅清楚和魏琛对话的人,恨不能时光倒带重来一遍。

喻文州啊喻文州,真是冤家路窄。

“少天,愣着干什么啊?给人倒水。”魏琛示意喻文州,“人喻总一大清早就把合作计划送来了,瞅瞅人大老板就是不一样,简章都写得这么仔细。昨天你干得不错,喻总还跟我夸你来着,看在你鞠躬尽瘁呕心沥血的份上,这个月全勤奖就不扣你了,下次不准无故翘班,听见没?”

合作计划?等等这什么情况,昨天不是谈崩了?这是平行世界?

“不麻烦了魏先生,我顺道经过,送了文件就走。兴欣的回复可以发我工作邮箱,地址计划里有写。”喻文州放话出门,擦过黄少天身边时,余光都没多分他一眼。

“我送送他。”喻文州前脚离开,黄少天后脚就告了假,尾随出来。

 

“喻——总?这称呼,搞什么飞机?”黄少天追至并肩,语气像吞了苍蝇般古怪,生怕此人忽然就不是那个喻文州了。

喻文州稳坐壁上观:“特殊工种不都有几套假身份?我是白塔向导的事,也不必告诉所有人。”

“我已经明确地拒绝你了,你还跟着我干嘛?有什么图谋?”

喻文州陡地停下步子。

黄少天从他脸上看出三份促狭——多的就不行了,这人简直复杂得可怕。

“少天,现在,是你跟着我吧?”

黄少天耳朵烫熟,忙侧过脸,回避喻文州的目光。

喻文州竟也没察觉似的,笑容温柔带着点点哀意,如深春四月摇落千花的柔风拂面。“少天,我知你为难,这一走就不会再来打扰。你若肯暂时当我做朋友,就送我一程,如何?”

这话说得软极了!

黄少天心都化成了水,牵牵缠缠又生了许多不忍出来,左右都说不出半个字拒绝。

“行,我喜欢你这样干脆。昨天我朋友讲起你——他是个消息通——说你礼数周全,最不肯纠缠别人,我那时还半信半疑。”电梯厢门滑开,黄少天进去,按下停车场负一层,才问,“你开车来的吧?”

喻文州点头:“那现在呢?”

“现在,我只可惜,没机会交你这朋友。”

黄少天此刻忽生追悔,昨日与喻文州针锋相对,言谈间不免敌意浓烈,想来也很是伤人感情。喻文州略低着头,额发给潮气微微洇湿,迷离地遮着眼神,看不出什么心绪。

空气在二人间尴尬地凝结。

“到了。”喻文州忽然说。

“哦。”巧舌如簧的黄少,竟也有哑口一天。

 

沉默送喻文州到车前,终须一别。

喻文州抬头,神情骤变:“少天趴下!”同时飞快将黄少天扑倒。

一排子弹打中车身火花迸溅!


tbc.

喻文州攻略黄少天第一计:欲擒故纵。同学们你们学会了吗?

深夜喻文州收到一封邮件: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From助攻周(←才没!

评论(7)
热度(42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