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道得从心死后,此身误我在生前。

【喻黄】Doves back(群鸽飞回) 01 向导!喻文州X哨兵!黄少天

敲得很匆忙,大概有错字,敬请谅解(鞠躬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蛇没有眼睑,永恒凝视着这个世界。

鸟儿会透露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

Chapter 01

 

薰衣草、丝柏、安息香的混合香气吸入鼻孔,烈日下堵车的烦躁情绪舒缓了一些,黄少天斜斜眼睛,玻璃桌面上盘绕着一条白背灰斑的响尾蛇。高跟鞋踢踏作响的女服务员不时递上甜美微笑,对这条响尾蛇视而不见——其实是真的看不见。黄少天转而凝视对面白衣黑发的男人,啧,又是一个经验丰富、效忠于塔的向导。

他宁愿吃下一整盘的秋葵。

薰衣草、丝柏和安息香,舒缓敏感神经平息愤怒,几乎能博得全部哨兵——尤其是未结合哨兵——的好感。香气自对方袖口逸出,恬淡得难以察觉,一般哨兵无法分辨,只会认为令自己感到舒适的是眼前此人本身,而不是精油疗效,不知不觉就交付了信任。垂拱而摘人心防,这一招真够阴损。

攻于心计者,先扣十分。

 

 

接到魏老大的电话时,黄少天正堵在早高峰。

早八点的太阳尚未发挥热力,但昨夜一场豪雨,晒暖的土壤就葳葳蕤蕤地将水汽烘托起来,使人好比置身于天地浑圆的大蒸笼。发动机引擎、车尾排气孔、司机怒骂猛拍方向盘的声音由远及近、杂而不乱地敲打鼓膜,维度丰厚立体,层次清晰分明,交织成一场协奏扰动着听觉神经,闭上眼脑海就伸展开整个道口路况的壅塞景图。黄少天开车不能戴隔音耳机,哨兵敏锐得随时可能跳起来咬人的五感,既给生活带来方便,也遗留无穷无尽的感官痛苦。

抑制药剂越来越不起效用。医师说,他的身体素质上佳,GPM 2060拟向导信息素失效不过早晚而已。

 

尖锐的手机铃声刺得黄少天一个激颤,浑身汗毛倒竖。

“喂,少天啊,你还记不记得喻文州?……对,就是那个以私人名义给我们医疗项目捐款的土豪,他想跟我们长期合作,要我方派代表接洽……没错,他亲自……当然是你了,你小子形象好气质佳阳光帅气英俊逼人是我们兴欣的门面……行行行我不鬼扯,你也别耽误了,我把约见地址短信给你谈不拢就别回来了。”

不等黄少天推辞,魏琛手脚麻利地切断通话,半分钟后手机屏幕再度亮起,一条信息伴着G市地图展开在黄少天眼前。

这哪需要什么地图啊?黄少天边鸣笛催促边想,分明是家门口自己常常惠顾的那家咖啡厅。

 

选在这么安全熟悉的地方,他早先就该猜到,对方对他不怀好意。

 

 

“喻先生您好,我是兴欣公益慈善机构的接洽代表你可以叫我黄少天,首先我代表兴欣全体员工感谢您慷慨解囊,资助我们为伤病退役哨兵向导免费提供医疗服务的企划项目。但您的这个意思——”黄少天以眼神示意那条普通人看不见的西部菱背响尾蛇,“——我想我没有完全理解,或者如果我理解正确的话,那么是您对我有所误会请让我致以歉意。”

白衬衣的男人头发略长,他向前倾身时,碎发滑落额头遮掩了一部分眼神,这使他的态度迷离起来。黄少天正在臆测,听见男人以一种温润悠长白玉质地的声音开口:“少天,这是我的精神体,是我邀请你加入组织的诚意。”

第二次见面——第一次还是在兴欣时的匆匆一瞥——就已经去姓呼名亲昵宛如老友,黄少天想,这个人的下限大概不输给魏琛。

“无论你诚不诚意事实是我不想进入塔,无论黑塔还是白塔。说起来你是哪边的?算了这不重要。”黄少天端起冰水猛灌一口,“重要的是觉醒状态是有法律保护的公民隐私,我自认从不曾联系过塔,觉醒之后也一直服用拟向导信息素,从未暴走伤人被公安机关记录在案,为数不多了解我情况的人更不会出卖我。所以你怎么知道我是觉醒者?有什么特殊的违法途径?”

坐在对面的白衬衣男人——喻文州,十指交叉拇指做金字塔形,塔尖向上,一个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姿势。

“事实上,有特殊违法途径的是我们的敌人黑塔,不是白塔。少天,你是否与霸图制药集团签订过一份保密协定,成为了目前尚未上市的拟向导信息素GPM 2060的临床受试人员?我这里有充分证据可以向你说明,霸图制药向黑塔售卖了你的个人信息。”

“打压竞争对手抬高自己身价,很好,我给白塔加十分。”黄少天言辞尖锐不留情面,“但我凭什么相信你?现在骚扰我的是你们白塔而不是黑塔,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先购买了我的资料,然后嫁祸敌人?”

一份文件默无声息摊开在黄少天眼前,喻文州收回手:“你可以翻翻看,现任霸图制药总裁韩文清和研发部总监张新杰,三年前还是黑塔的一对哨兵向导组合,文件夹里有他们着黑塔制服的相片。”

黄少天信手翻过,只觉得迷彩服防弹背心刺眼万分,甩着手腕嫌恶地丢回给喻文州:“是我误会你了我很抱歉,但留在兴欣是我选择的生活方式,帮助受伤退役的哨兵和向导,这样的生活很有意义,我很开心。我不想加入塔,成为你们自相残杀的工具。”

一只身披洁白羽织的鸽子适时出现在黄少天肩头,这是他的精神体。

精神体总是象征主人某方面不轻易示人的属性。

喻文州一瞬抬起的眉毛真实又不逾越地表达了他的讶异:“我没想到,像你这样强大到黑塔白塔都不得不去争取的哨兵,竟然还有这样一面。”

白鸽红润的眼睛盯着喻文州,黄少天正试图令它表达对黑白塔争斗的不屑:“现在你明白了吗?”

“我明白,但我的立场依然没有改变,因为目前不单是塔需要你,你也需要塔。”黄少天眼见喻文州的神情变得诚挚而又关切——目前还不能辨别真假,“GPM 2060已经对你失效了,是不是?”

正中黄少天的靶心。

黄少天扭头避开喻文州探寻的目光,看向桌面上信步闲庭的鸽子。回应于他的注视,鸽子温驯地咕咕叫唤,把短喙埋进翅下柔软的羽毛里。

然后黄少天再度听到喻文州的声音:“但其实药剂并没有失效,只是霸图在针对你调节配比,很快他们将不再提供真正有效的拟向导信息素,并建议你求助黑塔。这是霸图与黑塔合作的一贯手段。而市面上售贩的信息素一克千金,不同于你可以免费领药的临床实验,恕我直言,以你的经济状况,只怕负担不起。”

“所以我根本没办法拒绝,黑塔或者白塔,我必须选择一方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黑塔首先算计于我,感情上我就没有办法接受……”

“白塔随时欢迎你的加入,你拥有我的承诺。”

“我拒绝。”

黄少天情绪翻涌如同将沸的釜底,气泡在渐高的蒸汽压作用下缓慢聚集,然而他直视喻文州的眼睛,一览无遗前所未有的坚定。

“天无绝人之路,即使没有信息素,现在开始寻找总能找到替代的稳定方案。说不定我运气好,正巧碰到一个也保持中立立场的向导结合,岂不是皆大欢喜?我不想参与你们的内战。”

喻文州发出极轻的叹息,以黄少天敏锐的听觉,竟然也差点错过。

“其实你这个人挺不错的,”黄少天忽然有点不忍,放软了语气,“换个时空背景,我们说不定能成为朋友。”

喻文州笑了一下,黄少天从这个笑容中读出苦涩与自嘲。

“都这么明确地拒绝我了,干嘛还要发个安慰奖呢?”

语及至末,竟听出几分埋怨的意味。

 

很久以后黄少天才看清,就是他这万分之一的不忍,将自己陷入了对方的感情攻势,逐份逐份地被软化窃取。

然而那时已经追悔莫及。 


tbc.

评论(18)
热度(91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