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面容隐而未现却在背后默默守护我的力量最终使我相信,我的生命不是由我创造,我也无法损坏它的价值。

【全职/全员主喻黄】妖怪看剑!++Story 01++(下)

这章卡的销魂蚀骨死去活来QAQ

本文的定位越来越奇怪了,一方面我在搓一个庞大无比的设定,另一方面在这个设定下,我却删掉了打斗和妖怪描写,一心只想写喻黄两个谈恋爱。

总之是老生常谈那句话,相爱容易相处难,没有哪两个人绝对契合,磨合过程里少不了滴着血。

关键是找到那个愿意跟你磨合的人。

单元故事第一篇,各种找不到节奏感,希望第二篇会有熟练度!

下一章刷点喻黄甜蜜值,以及双花上线!

这里是前情回顾→


++Story 01++ 悲叹之狮(下)


喻文州把怪物锁在椅子上,四周悄悄的,一派静谧。

这里是蓝雨战队总部。

装修的时候,黄少天曾伙同卢瀚文提议,室内灯光应景地设置成蓝色,当下就被除两人外的全员驳回。后来喻文州被吹够了枕旁风(戴妍琦语),终于差人在走廊沿路安装剑与诅咒标志的蓝色壁灯,此后卢瀚文就常在其前辈的指点下趁人不备,啪的一声关掉顶灯,扮鬼出来吓人。蓝雨成员或多或少都收到过惊吓,分支战队蓝溪阁成员蓝河更曾大叫一声,拔剑进入备战状态。幸好黄少天及时出来制止,才免去同室操戈的危险。

尽管如此,众人却都心照不宣地从未向队长投诉。

蓝雨大小剑客的恶作剧在默许下紧张有序地进行。

难道这就是被帝王独宠的感觉?——雷霆战队戴妍琦如是调侃。

倒不如说,整支蓝雨战队都默许着队长对副队的额外宽容。


黄少天拨弄着潮气氤氲的头发,穿过走廊从盥洗室走来。他步伐带着沐浴后的懒重,被黑暗稀释模糊,激起微弱的回声震荡,使人听了由心底生出安宁。

蓝雨总部常年备着他的四季衣物。

推开审讯室门,喻文州正背对他,蹲下身检查附魔锁的灵力回路。千丝万缕的灵力丝线复杂缠结,从一头密密匝匝地流出,画出成千上万个回旋图阵,又曲曲折折地汇入另外一头。喻文州看得有些目眩,千万条蚯蚓在他眼底扭曲。

“队长去休息下吧隔壁值班室有床。”黄少天揽着腋下想把喻文州搀起,后者却不肯,他使了两下力都没搀起来,干脆一起蹲下。

“文州?文州你别逞强啊,累了就去休息这儿有我呢。”

却不见喻文州回应。

黄少天慌了。

“文州文州文州?你又头晕了吗别吓唬我!”黄少天强行把人抱起,温热的呼吸贴到脸侧,一叠声唤,“文州文州文州文州文州?”

喻文州等待着眩晕消散,末了吁一口气,安抚地从容微笑。“我又忘了——不过真的不习惯,明明之前也是我绘的阵图,现在却一看就晕。”

八年了,八年。

“你别太强迫自己。”黄少天不放心地瞪他一眼。


毁灭嘉世的那场战斗同样也使蓝雨蒙受损失,其中最惨痛的莫过于核心术士失去法力,再也不能战斗。

魏琛、方世镜在战后不久退居二线,待新人可以独当一面,更是不顾新王牌气急败坏的眼泪,以史上最低年龄退休。彼时不过十六尚是个战队学员的喻文州,并未参与前线,只在后方大量绘制束缚魔物的灵阵图,却也在战后对阵图生出抵触,但凡读图便会脱力晕厥。

看似温和却是最不服输的人,这种倔强却也折磨着身边人和自己。

令黄少天讳莫如深的是,他一早发现了喻文州隐瞒旁人,在午睡后精神最饱满的时刻研读阵图,与排山倒海的眩晕感搏斗。单他看到的就有三次,喻文州读不到两分钟——后来或许久了些,便按着胸口干呕。

相识十年恋爱五年,短暂生命超过三分之一都被彼此填满,种种时刻却由不得他再拿出十分信心,说他和喻文州之间的距离,有多近?有多远?偏偏自己爱慕的也是他的固执坚韧,在人前神机妙算无所不知,人后书房的灯光星星点点每每亮至夤夜亮至天明。

蓝雨的守护者,看着那样的灯光黄少天就会安心,仿佛再来十次嘉世的战斗也不会怕。

然而作为恋人他却又备感心疼,有时想来简直是自作自受。


甜蜜的折磨。

把心敲开了再用蜜糖灌满。

柔软的血肉里盛放玫瑰的刺。

——“相处起来,真的不能说每一天都幸福。”

他回忆起朋友是这么说过。


黄少天下意识拥紧了喻文州,把脸埋在他肩窝里,汲取他身上清淡宜人的沐浴乳香气,过年战队统一分发高端洋气的Six God品牌。

喻文州仿佛感知到他的脆弱,环住恋人劲瘦的腰肢,消泯了二人间最后的距离,另一手起起伏伏抚摸着恋人的脊背,仿佛温柔的海潮一波一波将他托起至天空。

“别害怕,我没事。我就在这儿。”


——“相处起来,真的不能说每一天都幸福。但是……”

什么?但是什么?


“咳,你们……”

黄少天迅速放开喻文州,警戒地盯向声源。

悲叹狮被锁在椅子上,动弹不得,愁眉苦脸。

黄少天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你之前不是说,你一直在等我们?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悲叹狮哀怨地斜他一眼,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。

一边哭一边说:“我……我忍不住……我也不想吃人……”

喻文州嗤笑了一声,对黄少天解释:“悲叹狮之所以叫悲叹,是因为它会为死去的人号哭。这种妖怪感情细腻丰富,又有种奇异的自我憎恨,吃的人越多,越无法原谅自己,对活着的人却反而更加残忍。”

“平心而论他声音不错措辞又有教养,会不会真有人看他认错态度良好就心软放过?”

喻文州点头,补充:“但那些放开他的人都会后悔。”

黄少天乐了。

黄少天踢了踢悲叹狮的脚:“喂我现在放了你你会逃跑吗?还是会吃了我?算了你还是别想了我不会放开你的。”

换来悲叹狮怨恨的眼刀。

“队长你说对了。”黄少天打了个寒颤,“现在放了他,一定会被报复。”

“现在回去休息。”喻文州布下结界,关门,落锁,“明天一早叫景熙来,他的储藏室里永远缺一件标本。”


End.

评论(1)
热度(9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