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蒸发。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08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我什么都不想说了,这章爆炸难写,明明没什么内容???



08

 

不二周助做了个梦。

他追着一抹白影从雪原到沙漠,景色向后飞驰,如同一场丢盔弃甲的溃退。豆大雨点砸下,在沙漠绝不会出现的暴雨,脚步都泥泞不堪。远处耸立的两行仙人掌,像一名名站成石碑的卫兵。

他曾经来过这片混沌。那天也是大雨,天地在晦暗中交媾,他迷路了。有人撑一把淋不湿的伞朝他走近,行过的路面都变成平地。后来他随在那人身后,一时恍惚,竟想要凝视这个背影直至永恒之久。

舌尖轻点上齿龈,蓄势不发,声带黏住了。他找不到本该在那儿的一个音。

“Fuji……Fuji!”有人叫他了。

“Te……”不二周助睁开眼,“Shiraishi?”

“Fujico Chan!”一团红色残像扑上来,不二只来得及看清白石松一口气。琮琤清脆的嗓音在他耳边迸开:“Fujico chan我好担心你!昨晚听说你被关了禁闭,半夜又听说被人绑定,早上又传绑定失败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“Eiji……”大石秀一郎拎猫似的将哨兵抱远,“Fuji才刚醒,你别这么吵他。”

不二撑着床头起身,意外的神清目明。“绑定……失败?昨晚发生了什么?我怎么都不记得……”

“你在禁闭室失控了。”白石递上温水药片,示意不二服下,“没人制得住你,我迫于形势,试着和你建立了初步连接。”白石敲敲脑门。“你现在——就连在这里。”

“怪不得和平时不太一样。”不二晃晃头,并无眩晕不适,回味片刻,忽然品出不妥。“等等,初步连接之后,难道不会进入结合热吗?”

“我没多想,”白石耸肩,“难道看你砸了塔,再力竭身亡?不过就算结合热……”白石漫天比划几个含义晦涩的手势,一歪头,“我也不吃亏。”

“哇你什么意思!”菊丸跳上来就要揍他。

“Eiji!”

白石一闪身退到门边。“反正也没结合不是?Fuji,你挺奇怪的。”

“我是很奇怪。”不二踩下地面,舒展四肢,感受血液循环流通带来的力量充盈,踏实安心感。“说起来,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失控。”

“我也是哎Fuji!”菊丸英二从大石怀里钻出来,抱紧不二腰身,任向导再使出吃奶的劲也绝不撒手。“Ryuzaki老师还问我们,你最近有没有碰到什么特别的事,哪有什么特别?不就是出出任务吗?”

莫非是早先那次结合热……不二心中犹疑,听见大石道:“或许上次爆炸的冲击波伤到神经,Fuji的防御力不够强了吧。”

“那一次,”菊丸眨眨眼,“难道不是Gabriel保护了他?”

大石菊丸尚不知白石身份,在白石和不二之间,空气一度十分尴尬。不二扬着眉毛笑嘻嘻地故意不瞧他,白石呵呵讪笑:“可能……Gabriel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厉害。”

“总而言之,医护中心的Hanamura老师已经将爆炸前后Fuji的体检报告调走,相信很快会有结果。”大石秀一郎陈词,终结话题。

不二环顾四周,陌生的陈列,不是他一贯受伤后醒来的病房。“这里……是什么地方?”

“零号塔十二层,Hanamura老师的研究所,”大石回答。由于零至五号塔全部涉密,所以,“我和Eiji在Ryuzaki将军处通过了申请,才得以来探视你。”

不二侧耳倾听。零号塔建材隔音极好,他听不出上下三层之外。同一楼层此刻只有华村走动,高跟鞋叩声清脆,不时传来笔尖在纸面上的摩擦。楼下空空荡荡,向上一层,有一个人深沉稳定的呼吸。

白石陡一阵头皮吃紧。

不二感官获得的信息,会通过共感连接如实传输给他。他已经得知昨天下午,手冢身披斗篷曾同不二相见,还大展身手。不二想必已经注意到塔有个强大却不为人知的向导,一旦追查下去,手冢身份随时可能外泄。气氛如此紧张,华村还敢安排他们住上下楼?

白石一面腹诽华村心大,一面做好万全情绪建设,要引不二分神。

恰好这时,不二也朝他看过来,手指上空。

“Shiraishi,你有没有感觉到,这上面有人?”

 

手冢国光在塔对外公布的资料里已经死亡。

七岁入塔,十五重伤不治,半年后送回家中吊命,才逾十八便咽下最后一息。一代天才向导就此陨落,令人唏嘘扼腕。

事实却是,手冢十八岁那年,被龙崎堇承认了灵魂出窍的战斗力。摆脱时空限制,顷刻奔赴万里之遥的战场,作战能力与携带身体并无二致。他和他的祖母一样强。

龙崎由是许可他重返塔,又从四天宝寺调来同他自小亲厚的白石,成为代言。手冢身体虚弱,若被敌人知晓存在,暗杀易如反掌。而若将他姓名从世间抹除,反倒成就保护。毕竟谁会谋害一个死人?

自那以来,白石与手冢共用代号,前者在明,后者在暗。白石享受手冢本应获得的一切荣耀,也替他承担全部风险。

七年了,也不知谁欠对方较多?

 

“有人。”不二话音落地,是大石率先回答。“是个向导,而且很强。他的防守范围覆盖整个零号塔,我一进来就感到胸闷,视物发灰。Shiraishi kun有感觉吗?”

同为向导,白石只好点头,又露出一副颇不以为然的神情。“但若真要打上一架,我也未必输他。”

“Atobe(迹部),Yukimura(幸村),Tokugawa(德川)……厉害的向导都很出名呢,有谁最近在东京吗?”不二看上去无意设问。他果然在打探手冢的情报。

“倒是没有……不过Fujico,你不觉得向导很神秘吗?”菊丸也陷入思考,“我有一种直觉,厉害的向导绝对不止那些,更多的,我们肯定连名字都没听过。”

“Eiji这话有道理,向导不似哨兵身体强健,目标越大越容易被刺。训练营时就听说有少年天才,被人设计谋害了,还是外贼买通内鬼……”说这话的是大石。他和手冢同届,那几年训练营里被刺闹得沸沸扬扬无非就是手冢,再谈下去恐怕拆穿了。白石强行打断,故作轻佻:“唉,不然我们就上去看看嘛,就说迷路了,找人问路。”

“不可。”依旧是大石否决。“零号塔处处都是机密,高层着意隐瞒,兴许有黑暗的部分,但一定也有某些是为保护塔。我不赞同任性,恐伤及大局。”

“啊呀,真是惭愧了,”白石藏之介顺杆向下,屈身抚掌,“是我考虑不周全,Oishi kun果然如传言一般心思缜密,令人敬佩。”

“Oishi说的对呢,而且一旦被Ryuzaki将军抓到,后果会很严重!”菊丸仿佛不胜想象中的画面,狠狠打个寒噤。

 

手冢国光经年旁观白石引导话题,无论多少次,搭档的思路都很深奥。他降下意识与白石接通,刚才怎么那样说?一旦他们同意,情况不是危险?

白石藏之介低头埋藏微笑。不会的,Oishi Syuichirou,传闻是个心思缜密顾全大局的人,缺点是过分谨慎。搭档Kikumaru天真烂漫,好奇心强,易被利用,但也畏惧惩罚。唯一有威胁的是Fuji,故意引导话题就是想调查你。

所以呢?手冢还是不懂。

所以上去查探,Fuji一票赞成,Oishi一票反对,Kikumaru摇摆不定。注意到Kikumaru和Fuji的互相称谓了吗?

手冢回忆片刻,好似很亲密。

是很亲密,所以如果等到Fuji提出上楼,Kikumaru就很可能被怂恿,届时Oishi孤掌难鸣。但若由我提出,Kikumaru不但不会同意,还会提起戒备,因为我是陌生人。再引出Oishi的反对票,焦虑不安中的Kikumaru下意识依附向导,形势就对我有利。最后我假意赞同Oishi,一番奉承,不仅站定三比一,还能对Fuji翻盘施压。因为如果他此时再提上楼,就会同我一样,惭愧汗颜、考虑不周到,令人引不起敬意。

手冢听完后长叹一息,Kuranosuke,幸好我不需与你为敌。

白石朝天翻了个白眼。听说过你昨天留下的战场,我只想原话奉还你。

 

又就昨晚初步连接后的情况做了简短交流,手冢国光回归身体。想不通,白石说不二拒绝他,结合步骤无法深入。手冢仍不知是悲是喜。

他再迟钝,也不至读不出白石不二间的空气。原本以为自己要死了,如果有人能陪伴白石,他满怀感激。然而据华村医生所说,这具不听话的身体结合热后,又奇迹般活转回来……为何偏偏就要是不二周助?

手足至交同自己的情感,这根本不是正常人的选择。手冢国光从未如此迷惑。

 

在许多年前,那还是他身体躺卧家中,灵魂天地张扬的少年时期,手冢曾突破物质世界边缘,造访了一处混沌秘地。

那时他已拜会过沙漠,亦踏上了积雪皑皑的南极冰原,遍历天下美景,也未曾见过那般奇观。干枯的沙漠上,豆大雨点砸下来。

手冢国光撑开伞。他发现一个迷路的孩子。

这里名为混沌,不存在规则秩序。但不知怎么,手冢笃定他能找到出口。

“大哥哥,你能给我一样你的东西吗?”小孩缀在他身后一路跟随。

手冢不曾回头。“你想要什么?”

“我想要你的方向感。”

“方向感?”

“因为你看上去,好像从来都不会被迷惑……”

若是还能再遇见他,如今的自己,想必会令他失望。

那孩子兴许也来自这边世界,手冢曾留下姓名线索,说他叫Tezuka。

 

“Te……”不二周助舌尖轻点上齿龈,一触即分,忽然发出毫无意义的气音。

“Fujico,你说什么?”菊丸英二凑上前。

“嗯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不二揉按上唇,感觉牙龈有一处肿起,红热胀痛,在正前方两颗门齿背后。他用舌尖轻轻抚慰,痛得打了个哆嗦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白石迅速觉知到他的痛苦。

不二摇摇头。“没什么,就是……牙龈上火。”

他的身体在豢养痼疾。

不舒适,不致命,温床以下,细菌潜滋默长。说不清道不明的炎症,时不时搅动起情绪波纹。就像这牙龈上的肿痛,微弱到不足以就医,却又在他唇齿无意碰撞间,声嘶力竭自我证明。

那炎症不肯痊愈,并且——不二忍不住又舔一口,痛得缩起脖子——并且令人上瘾。

明明不太舒服,却又隐约成为提醒,耳语着生活在冥冥中何许人眼目看护下,那有确据的安心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谈恋爱黏黏糊糊,累死了,不如打架,下一章我们打架去行不行qwq

评论(9)
热度(22)

© 消失的枸杞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