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蒸发。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03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您的好友【手冢·宇宙的终极·满身外挂·满身Flag·满身箭头·国光】已上线

另外修改设定把白石的代号Meconopsis(绿绒嵩,某高山植物,可称为高岭之花)改成Gariel(加百列,大天使长),希望大家没搞混

本章提名人物Hanamura=华村,成城湘南那个教练大姐姐,都还记得伐?



03

手冢国光从绵长的冥想中抽身。天色欲晚,红日如坠落的天火。

龙崎堇正从她九层的办公楼走上来。手冢住第十三层。一整个楼层被打通了,空间、采光、私密性都很充裕,偶尔显得空荡,但手冢适应良好。他不是会感觉寂寞的类型。

龙崎是来找他的。手冢知晓这栋建筑物里所发生的,每一件小事最微末的枝节。回廊是他的耳道,玻璃是他的眼,粉刷成米色的坚固外墙是他的皮肤,建筑物向他如实反馈信息犹如他的身体。

龙崎走近电梯厢。

“Ryuzaki老师,有事相商?”他潜入龙崎的脑海。

龙崎震了震,闪过一瞬惊讶后,回答:“Tezuka,你在用谁的声音说话?”

 

手冢些微怔忪。算是向导生活的一点小福利,他潜入别人意识中,可以伪装成任何人的嗓音。曾经他用这一方法套取情报,破坏过几起不大不小的敌袭。但由于易引发误会——常规向导并不能如他这般伪声,龙崎严禁他在塔内露这一手。

他适才思考问题出神,一时懈怠了。好在龙崎经验老道,能从措辞习惯认出他。

“Tezuka,”龙崎的声音再度回响,“你刚才并没有在休息,是去做了什么吧?”

“啊。”语气助词权当回答。

龙崎的语气透露出疲劳。“我不怀疑你做事的分寸,但是,总要照顾好自己身体。你现在不应当让自己太过劳累。”

手冢拿不准她所说的信任有几分真实,几分迫于无奈,因为毕竟,龙崎对手冢彻底地掌控不了。

控制不了便不去费心,是这位巾帼英雄的一贯作风。她对自身实力绝对了解,又足够自信,支持了她去容忍那少许失控因素的并存。也正因如此,龙崎堇能够大而无畏地任命白石藏之介为Gabriel,一位友方守护者,从而使近百名哨兵向导有机会从以往大大小小的失利中逃生。

至于手冢国光,她选择放归自然:“你拥有彻底的行动自由,只要脑子清醒,并且站对立场。”

手冢当时是如何回答?

 

“Tezuka。”

三层钢化玻璃感应门向两旁滑开,现出龙崎堇军姿挺拔的身形。她的声音里有一份罕见的柔软:“你想回家吗?”

“什么?”手冢太过惊讶,径直以声带发音。他太久没真的开口说过话,音色粗粝如提琴弦摩擦砂纸。

龙崎是个哨兵,听觉敏感,下意识护住双耳。尔后沉默地兑一杯温水,递入手冢掌中,示意他滋润喉咙。

“我想送你回去,”龙崎说,“为了东京塔*,你已经牺牲了太多。”

“我……不明白……”

风从远方奔涌而来。

“Tezuka,要开战了,我希望你能活下去。”

 

夏季风从北太平洋副高压始动,奔往干燥酷热的亚洲大陆中心,一路西北上行。它携带大量的湿热水汽,跨越冲绳群岛后直击日本东岸,洒下丰沛降水,风力通常不会超过六级,每秒14米。手冢不知道灌进他房间的风是几级,它摇得四壁嗡嗡震动,百叶窗沙沙作响,突入脑里,就将他一切思绪拔起成为荒原……

“Ryuzaki老师,对不起,您说什么?”

“我是说,TezukaKunimistu——”龙崎堇上下嘴唇仿佛金鱼吞水般无意义地张合,吐出手冢熟悉的语言,他却始终听不真切。

“——要开战了,我会把你送回父母身边,远离这场战役。”

 

“恕我拒绝。”

手冢国光回以目色,如深空冷雪,如铁上寒星。

“敌人已经将哨兵向导双对应炸弹研制成功,”手冢回答,“我不认为我们有太高胜算。”

“正、因、如、此,我才要求你退后!我太了解你的脾气,只要你活着在战场一天,你会为他们挡下一切进攻,你、一、定、会。”

“这是我唯一能做的。”手冢失意地垂下目光,“这具身体,如果远途跋涉,会迅速衰竭。”

“两个月,”龙崎抵近一步,抬起他的下颌,“Hanamura医生告诉我,这是你最后的时限,上次受伤进一步消耗了你的身体……你为塔牺牲够多了,最后两个月,最后……咳,Tezuka啊……”

手冢分明听见哽咽的声音。他定睛在龙崎脸上,只见这位铁血女将军不知何时,眼中已噙满泪水。

“回家去吧孩子,”龙崎没有闪躲,她又近前一步,轻轻拥抱了他,“我最初留下你,就是违反规则了。塔从未允许如此重伤的士兵重返战场,可是你很特别,你不那么受到空间距离限制……可我,我始终觉得自己对你有责任……”

龙崎松开他,从床头抽来纸巾擦拭眼泪,深深呼吸。“我第一次见你时,你才七岁,一转眼长这么大……受了、那么多苦,我觉得,我没有照顾好你……呜——”

龙崎喉中挤出一声压抑的悲泣,她颤抖着,几乎站立不稳。手冢扶她到床边坐下,听着哭声,安静陪伴许久。他手臂上还粘着静脉留置针,因为长期昏睡,无法进食,需要每日输送营养液。不见光的皮肤苍白发灰,透出青色血管。龙崎不忍卒视,转目看往别处。

“回去吧,”龙崎说,“别再让我担心……”

“好。”

 

手冢卷起百叶窗,燃亮小夜灯。熔金般的余焰染红遥远天边,徒留一息残喘,近处及头顶尽是死神手背的青灰。

龙崎已止了泪水,斜倚在床头闭目小憩,用冷毛巾敷眼。将军总不能以红肿的眼皮示人。

手冢国光想,自己还远未及于会死。一段日子以来,他晨梦将曦时,总会感觉身体的边界溶解于光明。化作细雨,化作千风,洒落于世间一切有情无情众生,无一所在而又无所不在。

他无端就是知道,那不是死亡,仅仅是脱去形体。那才是他生命的原来真相。

但生活在人们中间他需要一具躯壳,可触摸,能拥抱,令人心里踏实,知道他切实存在。也唯有拥有躯壳时,他才能对世界施加意志的影响。

他的灵魂正嚣骚欢腾,追逐那道光亮,无尽上升,高声歌唱着脱离肉体束缚,迈入永恒。

而他需要让自己的灵魂等一等。

他需要找到一个与世界的联系,去延缓那个过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好想一直更下去,毕竟下章冢不二对手戏,但是,没时间写(Sad

再注释一个*东京塔:塔在东京的分部,主要负责日本国内事务,因为之后会出现欧洲的伦敦塔、巴黎塔、柏林塔所以做个区分。

评论(4)
热度(20)

© 消失的枸杞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