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蒸发。

【冢不二/白不二】冰雪裁衣 01

哨兵向导paro,手冢白石向导,不二哨兵

半是写给基友的自娱娱人文,设定杂,脑洞深不见底

非典型性替身梗,只能说手冢白石实在是长得太像了,不知道不二分不分的清楚反正我分不清

2018.1.28补:上面划删除线那句我开玩笑的,我十年冢厨怎么能认不出本命,最近发现有人能当真了我简直拍案惊奇

应该会以冢不二线为主,好孩子不打两家tag(合掌

请给我评论好吗(泣


01

售货小姐柜台下传来有节奏的怪异咔哒声,不二周助留意了一下。头发的油腻状况显示出昨晚没洗,很可能是嗨到深夜回家直接滚上床;衬衣上有几处脱线,睫毛膏到了午后已经开始晕妆,生活并不富裕;顾客进门也不抬眼,兀自埋头刷手机,对工作也没有太多追求。诸多细节拼凑出一个好逸恶劳胸无大志生活水平中等偏下的普通人。没有威胁。不二决定放弃追究她脚下缘何会发出如此怪异的声响。

“Syusuke,太紧绷了哦。”

由美子姐姐款款拎起一个手包,端详数眼后放回原处,显然此地没有合她心意的货品。“别忘了你现在是在休假。”

不二咧嘴牵出一个苦笑:“是呢,被罚的那种。”

 

三天前他还在生死关头。

不二同大石菊丸深入敌后,与乾的通信断了,发现是个陷阱。

亲手斩杀“天才不二”的荣誉使敌人陷入疯狂,大石菊丸在四百米外另一个坐标点,他只身一人对敌数逾二十。

情形凶险,但不二周助并没有投降意识。在他折断第七支敌人手臂后,突围路线已经明晰了。不二一个过肩摔将身后的敌人投向面前击倒一片,左路敌人补位,阵型撕开缺口——正当他准备杀出一条血路与大石会合时,身体忽然失力,向天空漂浮起来。

最初的惊魂消退后不二周助意识到,来者是友军。龙崎堇麾下有一名以天降神兵救人不露原形为著称的神秘向导,代号Gabriel——天使长加百列。鲜少出手,出手万无一失。

呵,劳动大驾。

不二在半空中提腰翻身,踩住一名敌人的头颅,改为向上路突围。这在他眼里还算不上需要救援的情形,看上去我们的大天使长在低估他。

被他踩中的敌方身形一矮,向地下陷进去了。不二这才发现敌人的腿脚都被泥土捆绑,涡旋纠结着向下吮吸——从没见过向导有这样的能力。怎么着?这人是会魔法吗?

“不管你是什么人,对不起,白跑一趟了。”不二几个纵身跃上墙垣,“接下来我还有任务。”言下之意是送客。

“是诱饵,不要去。”

广阔天地之间如洪钟回荡,不二辨不出他进言的方位,只好沿着墙壁奔跑起来,投身下一个任务坐标。“不看看怎么知道?还是说你怕了。”

那声音许久无话,不二继续出言相激。“呐,我知道你至今为止还没有救援失败的记录。放心好了,就算我今天死了,也不是你的责任。”

仍旧无话,很可能是放弃他了。不二忽略心头的少许失意,集中精神,翻窗潜入建筑物。

青之小队接获可靠线报,这座工厂内部,藏有大量军火。在这个正式战场上向导多如狗、哨兵遍地走的时代,普通火器实用价值并不高,难得的是对向导精神干扰电磁弹。不二要找的正是他们。

哦不,他指的不是处于开启状态的。

炸弹是倒计时的,在他开门那刻触发了。这种规格的磁弹爆炸时,发射的超高频电场足够把几百米外大石的精神护罩也撕碎,同时陷菊丸于危机……不不不,还不止于此。

不二仔细检查了一下,外壳上的磁弹编号他只在加密文件里见过一次,那一次会面时,不二清晰记得,这款磁弹还未研发完成。哨兵向导双对应式电磁炸弹,原则上对哨兵也存在瞬杀效果。为了铲除他们三人,这一座工厂里几十名哨兵都是陪葬。

真残忍啊。

“这下惨啦,真的是诱饵呢。”不二擦擦汗,此时还有微笑的余裕。遭遇首次碰面的炸弹实体,求生已经不是最优先项,他需要给龙崎记录信息。双对应电磁炸弹已经被成功研制,频段功率信息非常重要,得到这些数据塔才能有效策应。这不是一起简单的走私案,是示威,双对应性炸弹的舞台首秀,祭刀即是青队第一哨兵不二周助。

啊,真不甘心。

不二将密集的信息通过精神轨道输送给大石,意料之中地得知二人已被Gabriel劝退至安全区。松一口气,接下来就是如何保命的问题。不二周助没准备送死,他只是喜欢挑战极限。如果能近距离接下一次爆炸,求救成功然后脱离生命危险,使双对应弹的首秀沦为败仗,对研发方的自信心打击将不能一言道尽。想想就觉得心情愉悦,这也是你们想要拿天才不二祭刀的下场。

“打击别人信心可真有意思。”

耳边传来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。不二已经能认出他,是Gabriel。

这人果然没走,不二笑意更深。“是啊,可惜我没有百分百成功的信心呢。大天使,要不要帮帮我?”

“求救的时候,你应该闭上眼。”

 

咕咚、咕咚。

不二听见声响。他没有驱使,眼睑就自己坠下来。

两旁涌起一行行水泡,他仰面朝天睁开眼睛,上空是一片淡蓝色清凉的净光,好像夏日潜进水底偷看高悬天空的艳阳,冰凉里透着几许皮肤熟知的温暖。游鱼的尾鳍色彩绚烂,送来一片银色剪影,笔直修长,看上去像一个人。

于是不二奋力向那人影游去……

 

再然后,就被龙崎骂了个狗血喷头。

 

不二是囫囵地回来了,但Gabriel,听说他昏迷了一天两夜。不二不是很清楚对他那样的神级向导而言,一天两夜算何种程度严重的伤,只知道龙崎气得跳脚,差点亲笔签字判他一堆名字就触目惊心的体罚项目。后来是被一只狐狸阻止了,不二适时插问这只狐狸是谁的精神动物,龙崎冷冰冰丢了他一打眼刀。

不问就不问嘛,还能有谁?除了你家被保护得像只熊猫一样的天使向导。

最后龙崎改罚他回家待命,认真反省过错以前不能再出任务。

 

看上去凶巴巴的,其实宠得要死。

不二将自己沉进浴缸,泡得久了,似乎有一些发冷。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取乐过度。

大致知道这样游戏人间是不可取,但他实在认真不起来,即便是面临生死。只有亲近之人的安全会让他在意而已,其外甚至连自己也……归结为对自身力量的盲目自信会不会更好?

他放任思绪扩散,将脸也沉进水里,仰头瞻望天花板上的白炽灯,感觉与那时并不相仿。

仿佛于盛夏的午后潜入水中,带着朦胧倦眼偷看太阳,一片清澈雪亮的净光,还有一缕稍纵即逝的温暖,水中洇开令人心旷神怡的薄荷香气。

如果有一个向导空灵如此,真想追上他,抓住他,让他永远不能走。

想让他成为自己的东西。

评论(18)
热度(51)

© 消失的枸杞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