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面容隐而未现却在背后默默守护我的力量最终使我相信,我的生命不是由我创造,我也无法损坏它的价值。

【剑三歌唐】装B爱情故事 02

剑三门派现代背景衍生,ABO,琴爹A炮哥O,大家一起装B的爱情故事

或含明唐、歌花副CP

前文:00 01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2


顾明杰还以为今年圣诞节提前了。他在跟进的两个案子,核心人物撞在一起。

一个是长期追踪的ω计划,最近有一名研究员携资料出逃,长歌按兵不动,是因为研究员正在明教的保护之下。另一个则是涉嫌多起中央领导人刺杀案的杀手蓝鲸。现在蓝鲸为了追杀研究员,又同明教发生冲突——顾明杰小算盘拨得噼啪响,若是能够此时解决蓝鲸,顺手卖明教一个人情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追踪蓝鲸而来的顾明杰目睹了他与圣火的整个交战过程。当他说到“我被长歌盯上”时,有那么一瞬间,顾明杰以为自己暴露了。自己的曝光会连带导致另一同事陷入危险,他几乎迫不及待要向同事发信,情况有变,放弃行动。

但顾明杰很快冷静下来。

长歌长期不懈地追踪蓝鲸,这一点,蓝鲸是知道的。明教素与长歌不睦,对明教来说,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,很难说蓝鲸不是想利用这种心态。而蓝鲸对于ω计划,顾明杰可以打一百分的包票,保他一无所知。那么蓝鲸猜到长歌正为了计划而加紧跟踪他,概率就微乎其微。再加上那位同事演技精湛,卧底计划从来未曾败露……顾明杰有理由相信,蓝鲸只是在诈圣火。

果不其然,蓝鲸利用圣火动摇的瞬间,扰其心志,向他发射了一支麻醉弩箭。

“蓝鲸这个人,就我观察,平时脑子是有点不够用的,但到出任务时就异常精明。这个人很有意思。”顾明杰的同事曾如此说。

这个人真有意思。

顾明杰一边想,一边将趁乱脱逃的研究员请上自己的车。

 

蓝鲸来得很快,看来他没和圣火磨叽。顾明杰从个人立场上,还不希望他在这儿就把圣火杀死,毕竟由陆元祯带领的明教作风粗暴归粗暴,却也并不拒绝谈判。没听见枪响,顾明杰心稍安定。

他靠在迷彩涂装路虎的车门,抱起双臂,右手手指拎着那柄M500,见蓝鲸走过来,道:“你就是蓝鲸?我想和你谈谈。”

蓝鲸阴沉着脸色没有答话,顾明杰上下打量他。

这男人长得是很俊。浓黑的眉毛飞扬着插进鬓角,眼仁黑白分明,瞪人的模样好锋利,一摸能戳一手血洞洞。裹在深蓝色贴身的行动服,裤脚扎进皮靴,宽腰带束得整个人腰窄腿长屁股翘,一身杀气四周寸草不生……就以男性的标准而言,是比顾明杰某位同事好看。

顾明杰有个同事,堪称魅惑人间的小白脸,一抬眼一颦眉哎呦喂,那股子酸劲儿,引得蜂蜂蝶蝶姐姐妹妹的,全朝他身上扑,撵都撵不走。长成那副模样,竟然也不是个Omega……

顾明杰醒醒神,冲蓝鲸递个眼风,又朝路虎驾驶座瑟瑟发抖的研究员努嘴。“我把这个人送你,要吗?”

“条件。”

“和我投案自首,或者,去杀了圣火。”

顾明杰知道蓝鲸可不是傻,这两个选择的结果,逃不出都是个死。比起谈条件,他更像是在拿捏、揉弄他,以他激怒的表情来取乐。

然而蓝鲸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冷静,只是从鼻子里轻轻哼出声,悄然将枪握紧。

 

 

唐纵香感觉自己快到极限了。

烈日炎炎,四周一无遮蔽,他的身体此刻极度缺水。

Omega体质不擅长体力劳作。他经历艰苦卓绝的特训,使得身体能在聚精会神时,短暂迸出能量惊人的爆发力,但这种方式消耗也甚剧烈。他已经与圣火对峙一轮,侥幸胜过,现下这个对手虽说看似文弱不堪一击,但既然敢在这儿等,必定也是有充足准备。

他原本以为胜利近在眼前,几乎都要庆祝了。放倒圣火后,失去代步工具的研究员毕竟是普通人,无论逃向何处,总在他网罗之中。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将那猎物拾去,自己又已是强弩之末,这挫折感竟比当初败给圣火还剧烈。而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程咬金效命何处!

唐纵香挥不去心头烦躁,握枪的手一紧再紧。“你是警察吗?”

对方脸上浮现嘲意。“你居然还不知道我是谁。”他丢下一枚黑色不明物体,有拇指指甲盖大,打着旋转到唐纵香脚下。

唐纵香惊惶退后,手枪瞄准那物,听见对方又是一声嘲讽十足的嗤笑。那人双手举过头顶,M500拈在手指间晃晃荡荡,一副笃定他伤不到自己的傲慢姿态。

那人说:“不是什么害人的东西哟——我保证,你可以捡起来看。”

唐纵香走上前,以鞋尖翻弄它,认出是一款他十分熟悉的针孔摄像头。近两年来,如同跗骨之疽般,相同制式的摄像头黏附在他生活的各处角落,被他发现破坏的已不知数。

“你是长歌的人!”

顾明杰点点头,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。

“你有什么目的?”

“想要你,”顾明杰答,“你不同意,那就毁掉你。”

“买我可是要付很大代价的,不知你出不出得起。”唐纵香牵起一抹冷笑。

“那如果,是用你的命?”

话音响落之间,不知是从哪一个空隙,如莲花次递开放般,唐纵香四周漾起无数水色幻影。时间的量度被拉长又缩短,明明只是一句话,不快不慢,对面那长歌已变换十数方位,话音却还从那一个定点传来。腰上传来人手的触感,唐纵香猛然回头,那人就笑意盈盈立在他眼前。唐纵香迎他上去,抓住那人手腕,那人笑意更深。实物感忽地就消失了,仿佛什么都不曾握住过,他张开手看,手心里空空如也。

青衣的鬼。

有这么一种说法,长歌内有秘传,能令人分出三至六个不等的幻影。真身难以捉摸,步法飘忽不定,不知原理为何,也少有人幸逢一睹。

唐纵香是个科学主义唯物论者,不信鬼神之说,今天见了,竟觉得如同幻术!

“发呆,会死的。”

有人在他背上推了一把,唐纵香跌出好几步,勉强稳住身形,却发现那人正蹲踞在车顶上。双手平托,将那M500空洞的枪口朝向他。

四周再无掩蔽,只见扳机触动,唐纵香下意识地闭眼,一切都结束了。

 

片刻之后,预期的疼痛却没有来。他睁眼望,发现对方手中枪口,绽放出一朵玫瑰。

唐纵香大汗淋漓地惊醒。

 

“哦,你醒了?”有人在他耳边说话。声音稀松平常,毫无起伏。

唐纵香发觉自己正躺在地上。他支起身,四处摸了摸地面,是坚实且滚烫的。他看见那长歌正把手枪、弹药、匕首、刀片铺张一地。

他看着眼熟,一摸周身,竟然都被对方搜罗了去。连藏在鞋跟里的小刀都没放过。

那长歌拍一拍手上并不存在的尘土,挑眉觑他。“你根本不是对手。”

唐纵香环顾四周,发现路虎车连同研究员,也都不在了。或许根本就没存在过。真真假假,他方刚一梦,早就分不清从哪里开始是幻象。

“既然我这么没用,你们干嘛还招安我?”倒还记得顶嘴。

“没必要凡事亲力亲为,”长歌撑着膝盖站起来,“我们很忙的。你虽然学艺不精,应付一般任务足够了。”

唐纵香气得发抖,却又无可奈何。要起来拼个鱼死网破,对方冰冷的匕首就吻住颈边。

“记着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我叫杨晟,以后还会来找你。”

话音落了。唐纵香感到平地化成流沙,拽着他沉重的四肢开始下陷。天旋地转中,他奋力再睁开眼,身边已空无一物。大地坚硬雪亮,一片茫茫白。

唐纵香以为自己着了魔。

 

 

傍晚回到旅馆,身心俱疲。唐纵香数算日子,距离他的发情期,还有四天。

他住在一处农家乐,旅游淡季,空荡荡没什么客人。老板的两个女儿在绿植中间拍皮球。洗漱用过的脏水泼在黄土上,混合成泥,皮球落地弹起带着泥点,溅在女孩脏兮兮的粉红色塑料凉鞋上。两个小娃娃浑然不觉,只顾着你追我赶。嬉笑声飘飘悠悠,像从遥远的异世界传来。

夕阳又沉下去一点,通红干瘪地挂在屋檐。

风愈吹愈冷。

 

杨晟。

将这个名字在舌尖上转一遍,唐纵香记起他说,“你不是我的对手”。

 

唐纵香恍惚了。他不知道自己是已经回归现实,还是犹在谁为他编织的梦里。距离他的发情期还有四天,他想在那以先杀掉研究员,完成任务——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。

杨晟。

正面交锋不是对手,那就只有避开他了。他刚刚完胜一场,只怕掉以轻心,若被唐纵香寻到他一个疏忽的机会……

“爸爸,有客人!爸爸!”

唐纵香听到小女孩的招呼。心想着这季节怎么会有游客,一抬头,正撞见那男子拖着行李箱,施施然迈进院落。

那人虽是男性,却蓄了长发,垂坠地落在肩头。配他徐徐一湾清溪的眉眼,倒也看不出别扭,反更添风雅。傍晚为了御寒而披的薄风衣,随步款款飘摆。拖着偌大一个箱子走在黄泥地农家院,也像漫步花径,不时停下脚指点风景,似还要吟诗作对一番。风度翩翩,真是好看。

擦身而过时,唐纵香扫见他行李杆上的右手,纤细白净,不是做劳力的手,中指前端长着厚厚一层茧,看来是时常写字的手。多半是个学者。

那人自始至终没有看他。

多事之秋,唐纵香不想再一个疏忽,使任务再生枝节了。无论如何他都要探明男人的身份来历,于是他站起身,叫住他。“哎,那个……用我帮你扛一下行李吗?”

真是个好借口啊,杀手先生,人一个大男人,还要你帮忙扛行李。

唐纵香被自己的搭讪措辞臊得微微红脸。那人脚步顿了顿,回转身,向他摇头。然后仿佛也觉出他措辞不当,笑了起来。

 

 

 

顾明杰现在,只想跟杨晟拆伙。

这日子没法过了!

他回到住处已然入夜,仍是气鼓鼓的。杨晟耍他,耳机里教他怎样对唐纵香说话,自报家门时,却说了杨晟自己的名。顾明杰嘴比脑子快,话出口才发觉不对劲,已收不回来。气死了,杨晟还在连线那边看笑话。“哈哈哈哈,你连你自己、哈哈哈,名字、都忘了吗?”

“我太紧张了!”顾明杰想挠墙,不,他想挠杨晟的脸。

以往都是杨晟出外派任务,他做后援——收集信息,打点关系,圆满谎言替杨晟遮掩他千奇百怪的突发式违规——两人一内一外,倒也相得益彰。哪里想到他也有抛头露面的这天。

“你也该锻炼了,我是能带你一辈子吗?”

顾明杰懊恼万分。“可是,这样的话,这回的暗示还能不能起效?”

“只要别让他知道你真名,就是有效的。”杨晟放缓了声线安慰,“没关系,第一次,你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

顾明杰挠了挠脸颊,不好意思了。

“那……你呢?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工作?”顾明杰问。

“我再观察一下……”杨晟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压低声音,“现在……不方便出手……”

“杨哥。”顾明杰顿了口气,仿佛积蓄着什么决心。窗外忽地一道电光撕裂,闷雷滚滚追来,正预示着一场豪雨。

“……嗯?明杰?”

“啊!”顾明杰回神,匆匆又瞥了窗外一眼,第二道闪电落在交错的城市风景线后。

“杨哥,”顾明杰说,“东宇宁来了,你万事小心一点。”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