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道得从心死后,此身误我在生前。

【剑三歌唐】装B爱情故事 01

剑三门派现代背景衍生,ABO,琴爹A炮哥O,大家一起装B的爱情故事

或含明唐、歌花副CP

前文:00

作者不懂枪械,不懂枪械,一切相关内容来自度娘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1

 

周一早晨天气晴朗,东风将枝梢的花瓣吹进窗里,适合泡一杯茶悠闲地读书。可惜唐纵香要在中午之前杀一个人。

放弃了陪伴他多年的“老朋友”巴特雷M82A1,唐纵香挑选出一把可灵活转换套件的捷克CZ83,与一把左轮手枪M500。M500这个被称为“掌炮”的大家伙有普通手枪两倍长,弹径大至12.7毫米,比起一般左轮的六枚填弹,它甚至只装得下五枚,威力悍猛到据说能打死一头非洲象。没有杀手会选择这种笨重惹眼的伙计做杀人越货小伙伴,唐纵香也是机缘巧合才搞到一把。今天的目标已经逃到荒村野岭去了,他想找个四下无人的所在,试试火力。

空气里的桂花香气又浓郁了一些。唐纵香抠出两颗抑制剂吞下,其余的全数塞进腰包。离他发情期不远不近,还有五天。做完这一单,找个安全屋依靠那些小道具度过去,情况不好就电招一个牛郎。他已是经验丰富了。

唐纵香是个Omega,不需要Alpha也能生活得很好。

不知不觉就回想起昨晚的艳遇,一个优雅温和、礼仪端方的Beta,喷了浓重的松香型Alpha信息素香水,深蓝名片上以银色细尖笔轻描淡画姓名——杨旭,职业是Omega疗养师。他当然知道指的是哪种疗养。有一些形象不错工具尺寸也说得过去的Beta,会喷上Alpha信息素香水,为一些进入发情期的单身Omega提供性抚慰。做得久了就会有几个固定金主,可保衣食无忧。只是生活再优渥,也洗不掉一身廉价的情欲气味。特别是那个杨旭,职业化的笑容娴熟柔软,外表如金如玉,内心可能早已经烂掉了。

唐纵香喜欢这种坏东西。

他把牛郎的名片同抑制剂塞在一起。

 

唐纵香打开手机定位APP,被他在眼镜脚贴上GPS发信器的暗杀目标已经移动起来。目标租借了一辆农用轻型卡车——当然是从化了妆的唐纵香手里,准备取道乡间小路逃往另一座城市,用伪造好的身份证明和护照搭乘飞机出国。目标预计十一点会经过他所埋伏的这间废弃小屋。

唐纵香向外张望,忽然被一闪而过的强光刺痛眼睛。

 

 

陆元祯讨厌同类相残。但他更恨毫无原则、只为金钱卖命的杀手。

他正在保护的目标是个良心发现的“ω计划”研究员。“ω计划”,顾名思义是与Omega性别群体相关,他们生产药剂、开发人体实验,试图让Omega对现存一切抑制剂产生耐药性,从社会岗位回归家庭,重新成为Alpha的附庸。

陆元祯痛恨这个。没什么特别的理由,他讨厌不公平。

“明教”是个独立杀手组织,他们维护自己心中的社会秩序。

 

陆元祯暗中保护研究员出逃,作为交换,明教得到研究员携带的所有数据。明教的计划是将资料全数在网络上公开,揭发罪行,利用公众的力量强迫ω计划中止。研究方当然会阻止他这么做,方法是买通杀手。陆元祯知道这个人——蓝鲸,刺杀精准,手段冷静残酷,极擅利用环境作掩体,又好用狙击枪,极难暴露自身。业内甚至说不准他是男是女。

陆元祯透过准镜窥视他。蓝鲸正在更换CZ83的套件,从9毫米口径改为7.65毫米,看上去他喜欢更轻巧的。

蓝鲸选择手枪,说明他决定走出掩体,接近目标再击杀。而陆元祯,会在他现身的那瞬间先发制人。

 

 

唐纵香了解狙击枪,如同他了解自己的身体。十四岁后有长达六年的时间是由俄产SVD陪伴度过,后来他攒下了钱,给自己换了一支瑞士的SSG3000,单发无比精准,再后来便是有“狙击之王”头衔的巴特雷。

失眠之夜他会就着月光将“老朋友”一支支拆开,擦拭缝隙,熟知准镜反光入眼那一瞬间的心惊肉跳。他相信枪会对他说话,有一支枪,正向他绵绵耳语:“看啊,我已经瞄准了你。”

唐纵香将CZ83的9毫米口径组件拆卸,换上一套7.65毫米,做出从容放松、毫无戒备的姿态。

手机上的定位红点进入攻击范围。

 

唐纵香双手握住M500枪托,绷直肩膀,向路边的石头射出一颗子弹。0.5英寸的马格努姆枪弹威力惊人,将石块打散了,尘沙四溢,把唐纵香的行动范围完全遮蔽起来。农用轻卡进入视线,由于前方扬沙而紧急刹车。唐纵香跃出掩体,借着沙尘庇护贴近卡车,翻上敞篷的载货厢。

唐纵香观察那块石头很久了。它看上去坚硬沉重,实际只是一大团粘结的黄土。

身为最优秀的狙击手,他当然知道狙击讲求一击必杀,若是首发不中,追击将变得非常困难。他的对手又是个喜欢玩弄猎物的人,唐纵香几乎能揣摩出他的心理,一定是想在自己得手前一秒开枪击杀,看自己脸上难以置信的惊恐表情。而对唐纵香来说,只要在出击前混淆对方视线,就能轻松取胜,顺利脱身。

对方自大轻敌,犯了杀手的大忌讳。

 

陆元祯在尘沙扬起的瞬间抛下准镜,掣出腰间的西班牙之鹿。

陆元祯擅长用刀,喜欢贴身肉搏,方才闪过蓝鲸视线的,只是一枚废弃的准镜而已。

陆元祯对蓝鲸唯一的了解在于,他是一个不失败的狙击手。这意味着对于狙击的理解,他比任何人都细腻丰富。杀手经验老到如陆元祯,不可能在对手熟悉的领域与他对抗,反而会利用对方这种熟悉,使他对自己放松警惕。只是不知蓝鲸肉搏的身手有没有和射击准头一样让他兴奋。

陆元祯无意识噙着笑,他还没有见过刀法比自己更快的。

 

唐纵香察觉到危险时,黑色刀刃已近在眼前了。

卡车在烟尘中停下,司机毫无防备地下车查探,唐纵香方要举枪瞄准,视线左侧迅速闪现一个戴兜帽的男人,挥动长刀劈向他持枪的手。

他从没有看过人这么快,一连劈出三刀,三道刀光仿佛是同时出现,织一张网,把他笼罩在角落里。唐纵香退无可退,纵身跃下车厢,半空中便向男人举枪射击。这一枪偏了,打在车身上,擦出一带光火。男人不得不后退寻找掩体。唐纵香乘机疾跑,若是对方无枪,距离便对他有利。他在移动中将一发M500子弹射入卡车引擎,轰然火起,后座力掀得他踉跄几步,脊背忽然贴上一个热源。宽阔坚硬,深处传来稳定的搏动——

唐纵香汗毛倒立,想要逃跑,已经来不及了。男人以一种诡异的手法压制了他的关节,手指一时脱力,被对方夺下武器。唐纵香屈身肘击,打在男人坚硬的腹肌上。男人退后几步,好整以暇地将M500扔远。长刀挽出一个刀花护在身前。

唐纵香转身面向对手。

唐纵香知道,这个男人暂时不会伤害自己,不然自己方才不死也受伤了。

男人在他视线里缓缓摘下兜帽,胸膛发出低沉浑厚的声音:“你就是蓝鲸?我该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圣火。”

唐纵香听过圣火,一个以刀速快如闪电而闻名杀手。

摘下兜帽的圣火眼窝很深,鼻梁高耸,肤色过于白净,面部轮廓齐整如割,似有几分高加索人种的外貌色彩。虹膜在烈日下呈现淡淡的琥珀色。

唐纵香没有回答,只是稳稳持着CZ83,朝他举起枪口。

男人嗤笑一声,眼神轻蔑,甚至把军刀收归鞘内。

“我不杀同类,我们做个交易。”圣火说,“你放弃这一单,我就放你走。”

 

唐纵香飞速搜寻一切能帮助他完成任务并脱身的有利因素。他收起枪,望了望缩在车后面瑟瑟发抖的目标人物,知道自己若是此时杀他,等同于将脖子放在圣火的刀口。

他得先同他谈判。

唐纵香开门见山:“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

陆元祯讨厌别人拐弯抹角,这个问题很是对他胃口。“我要护送这个人出国,拿走他身上的研究资料。”

蓝鲸扯出个神气活现的笑。“真巧,我也要拿走他的资料。”

陆元祯被他不合时宜的幽默感逗乐了,深感易地而处,兴许他们还能交个朋友。可惜。

“那就只有请你让给我。”

“我若是不让呢?”

“我就杀了你。”

 

圣火是个Alpha,他在对峙时会下意识释放信息素压迫对方,这还不是最令唐纵香感到棘手的部分。原本就任务难度而言,自己要杀人,是比对方救人容易得多。但圣火对他的了解显然多于相反,唐纵香甚至把握不住对方飘忽的步法,是怎样突现在自己身后。而拖延时间只对对方有利。

这一回,是唐纵香大意。

“好,”唐纵香说,“我放弃这一单,但我有另外一个条件。你得告诉我,他身上的研究资料是什么东西。”

圣火的表情仿佛动摇一瞬,再开口时,语气已略显急迫。“这和你没有关系。”

“我被长歌盯上了,就为这一单生意,我想我有权要求自己死个明白。

长歌是直属中央军委的情报部,豢养的特工常年行走于刀锋幽暗,个个比职业杀手更加冷血。

唐纵香当然被长歌盯上了,每一个杀手身边,都有长歌的线人。这个取名高风亮节的机构在万事的灰色地带做他们所有人的掣肘。平衡黑白八方势力,操纵他们此消彼长。

所以唐纵香是在说谎,他被长歌盯上,是更早以前的事。

“那你就更不应该知道。”圣火说,“长歌发现你手上没有资料,自然会放下你。”

唐纵香再度举起枪口。“我必须知道,这是我与长歌谈判最重要的底牌。”

陆元祯咬咬牙:“那和我没有关系。”

 

陆元祯的心乱了。

起初他以为蓝鲸同ω计划是一伙人。这样即便是同类,他杀他也不会手软。但现在陆元祯发现,蓝鲸对计划内容一无所知,只是一枚棋子,甚至还因为接了这单雇佣引火烧身,被长歌那群道貌岸然的豺狗咬住。

明教同长歌不可谓不时常接洽,对方总是表面上诚意十足,背地里反咬一口。陆元祯对长歌恨之入骨。然若因此就对蓝鲸心慈,只怕又要重陷明教于水火。

他唯有狠心撇清关系。

这时候蓝鲸忽然动了,他朝天放了一发空枪。

陆元祯以为他还有增援,拔刀的同时环顾四周,风摇草影簌簌作响。肩膀上陡地炸开一阵疼痛。

无声无息,一枚三寸长的弩箭扎在他肩头。陆元祯深吸一口气,开始感觉胸闷、头晕,眼前的蓝鲸变成一双重影。

蓝鲸的高帮皮靴扬起一阵尘沙踏过来,停在倒地不支的陆元祯眼前,冰凉的枪口吻上他的太阳穴。

“砰——”

唐纵香说。

而后装模作样地吹吹枪口。

陆元祯十指抠进泥里,挣扎不过,很快陷入昏睡。

映入他眼底的最后画面,是蓝鲸转身,修长笔挺的身影微微摇晃,纤细到几乎能一手折断。伸着懒腰,志得意满,走向还在燃烧的农用卡车。



评论(2)
热度(6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