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道得从心死后,此身误我在生前。

【剑三歌唐】装B爱情故事 00

暗搓搓存个稿,剑三门派现代背景衍生,ABO设定

琴爹A炮哥O,大家一起装B的爱情故事

或含明唐、歌花副CP

超超超————狗血预警,结局当然是HE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0

 

直至多年以后,唐纵香还是会偶尔梦见,那日的熊熊火焰将他与杨晟分隔两端,无数双手从背后拥挤出来,拧着他的手臂、肩膀和腿,捆住他的腰,阻止他冲到杨晟面前。

杨晟白色的衬衣滚了青边,靠近领口有一颗金色扣子,他们把对讲机藏在那里。以为这个惯于运筹帷幄的男人会在最安全处坐镇大局,忘了他也会一时冲动,行事不顾后果。

杨晟站在白房子二楼的窗前,身影在浓烟滚滚里忽隐忽现,揪着扣子对唐纵香低声说:“纵香,不要看我。”话语倾尽毕生最后的温柔。

而唐纵香只是呆呆地仰望他,眼睛一瞬不瞬,直到那片身影被火舌吞噬,眼泪也忘了流下来。

 

“唐纵香,我爱你。”

“纵香,怎么不说话?”

“完了完了,果然还是我魅力不够……”

 

“你要是不想看见我呢,我就滚远一点,等你想见我了再滚回来,这样好不好?”

……

 

“这种事你不要考虑,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“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……

 

“你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

回忆纷纷扬扬起来,一幕幕一声声尽是杨晟给过的许诺。做情报工作的男人心细如发,垂拱治事,许多纷扰不及唐纵香眼前就消散如烟。他其实是依赖杨晟。

但唐纵香告诉自己,他只能一个人活下去。

他想这可能是一个惩罚。罚他长久漠视杨晟的情深,或者罚他在遇见他前,十指浸血杀了无数有罪或无辜的人。平生万事,总有一件冒犯哪个掌管命运的神明。不然以杨晟胸中经纬,何及如此?

是我的错,别罚在他身上啊。

 

唐纵香摸一摸对讲机凹凸不平的按键,凑在嘴边。

“杨晟,我也爱你。”

他哽咽了一下。这个频道连通总指挥部数十台嗡嗡作响的发报机,近百人在电波那端听见他的告白,其中可能已经没有他最想见的。

“我也……我一个人能活下去。你输了,我就跟你打赌,你不可能把事情筹谋得面面俱到,你看果然,我……我觉得你欠我一个条件,你应该回来还我。

“但是没关系,我大人大量,原谅你了。

“上周我们一起去买的鸡蛋还剩了两个在冰箱里,等下我回家路上,可以买两个番茄,一小把青菜,给自己煮碗面。我可以多加一勺辣椒,你不在,没人拦着我。吃饱了再睡一觉,就什么都好了。我一个人,我……我一个人也能活下去。

“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。“

 

唐纵香仰头直视正午十二点的阳光,过于耀眼,一时间头晕目眩。

他下意识握紧手腕,红绳缚着一颗翠油油的绿松石。有人告诉他在一些少数民族的传统里,绿松石可以买赎逝去的灵魂。杨晟是汉族人,他的灵魂大概不能买。

不能买,杨晟的灵魂不能买,没有什么能换他。

这个人太贵了。

 

唐纵香再一次将对讲机提到嘴边。呼吸太过颤抖,试了好几次才发出声音。

 

“杨晟,你还能听见我吗?

“杨晟,你能不能听见——

“你还能不能听见——”


评论(2)
热度(5)

© 枸杞红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